【逐月同人】金酒缘(番外)戏子无情 Forth& Beam

黑道四哥佛四爷&无情胡老板胡光平~

OCC预警,无责任更新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人分三六九等,行分三教九流。

而戏子便是下九流中的末等。

胡光平本是个好名字,胡家本也是大户,那一年诞下胡小公子时,但见小公子朗眉星目,刚一下生便哭声洪亮,都说是有福之人,光乃光耀门楣之意,平则是期盼在这乱世之中能给一家人带来太平。

谁知这福却在四岁那一年便没了。

土匪抢了胡家,掳了胡家大娘子,胡光平的爹把自己灌的烂醉,抱着四岁的孩子投了河。

爹死了,四岁的孩子却凭着强烈的求生欲望,挣扎在水面,终被路过的一个戏班子给救了起来。

世道虽苦,到底是条人命,那戏班子的老板见孩子张的也精致,一双眼睛透着机灵,就留他下来。

胡光平虽然只有四岁,却知这是活的希望。

跪在老板面前,把头磕的生疼。

从小也是娇生惯养的,到了戏班子哪里还有人管你这些。

老板虽是收留了他,不过是看上了他的一副好皮囊,没有了爹娘庇护的胡光平,跟着一众孩子,吊嗓压腿,挨骂受冻。

四岁的娃,被生生压直了腿,疼的哭的力气都没有,一天的功夫练下来,连跟大孩子抢饭吃的力气都没有。

不能哭,胡光平知道,他不能哭,大人们都不喜欢哭闹的孩子,没有了家的人,没有资格哭闹。

打小他就比别的孩子要通透,比他大上几岁的孩子还只知道吃饱了肚子就行。

他却已经知道要给戏班老板沏茶捶背,苦练功夫。

寒冬腊月,夏日酷暑,他都要练上十二个时辰。

虽是下九流,却也有下九流的骨气,既然做了,他就要做到这当中的翘楚,他要成角,成腕儿,再苦的日子,总要熬下去。

 

功夫终究不负有心人的,第一次登台,一曲鸳鸯冢,凄婉留情,余音绕梁,换的满堂喝彩,他又年轻,扮相又俊美,小小戏班子因为胡光平胡老板而名噪一时。

那一年,他才不过十六。

人人都尊称他一句胡老板,多少达官贵人不远千里只为听他开那么一嗓。

可是胡光平知道,这些,终究都是抓不住的。

从小见惯了世态炎凉,他知这些人捧你的时候是真的捧,也许转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

第一次见到佛老四,是给金府唱完戏回来的路上。

漫天的大雪鹅毛一般,马车根本就行不了了。

车夫本就是金家派来应差的,不过是个戏子,捧着玩的玩意儿,哪来的尊重。

“胡老板,对不住了,车是走不了了,您自己慢行吧。”

车夫撂下话,牵着自己的马就往回走。

只留下胡光平带着扛着行头的小师弟,小师弟将行头放在地上,跳着脚骂:“没长眼的东西,狗眼看人低。”

胡光平冷笑一声:“他是狗,我们又是什么。”

雪是越下越大,本因还要赶场子,他连妆都未卸,只披一件长袍,如今这身装扮,行在这雪中,愈发的觉得可笑了。

远处传来了疾驰的马蹄声,小师弟像是得了希望,站在路口摆手。

来的是一个马队,胡光平守着他行头,低着头,听着小师弟和来人祈求。

马队中爆发出一阵阵的嗤笑声,他听到那些人肆无忌惮的说笑:“戏子。”

“是男是女?”

“消遣的玩意儿。”

他的紧紧的抱着手里的那柄宝剑:“师弟,回来吧,不要耽误了各位大爷的事儿。”

马蹄声近,他抬起头,只见一人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风雪迷了他的眼,他踱了跺僵硬的脚,掸去肩头的雪。

“胡老板,久仰大名了,几次相邀都被拒了,不想今日在这遇了。”

“阁下是……”

“佛老四,朋友们赏脸,叫我一声佛四爷。”

胡光平心中叹息一声,原是他。

胡光平确是收了几张佛四爷的请帖,但却都被他推了。

做他这一行,自是各色人都惹不得,但是有些也是躲得了的。

这佛老四是近几年才崛起的,做的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生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在这乱世中迅速的占了一席之地。

一个戏子,结交的当然都不是什么清白之人,但是能躲还是躲了多好。

就像今日,若是他不来金府,只怕金家军会砸了他的班子。

但这佛四爷,他不信他会为了他这个小小戏子费这等周章,这就是军和商的不同。

“胡老板恐是不知,佛老四曾多次目睹胡老板的风采,却无缘接近,不想今日真是天赐的缘分啊。”

胡光平冷笑一声:“佛四爷,镇长长子满月,让我去助兴,若是再晚,只怕我这项上人头就不保了。佛四爷若是能发发善心,送我去了,胡光平自然会记得你的好,他日必会登门道谢。”

“胡老板,此话当真。”

“我又怎敢欺瞒佛四爷。”

“好!”

佛老四回头和手下不知说了些什么,一众手下面面相觑,终是有人伸手把小师弟拽上了马。

佛老四回头:“胡老板,请吧。”

胡光平抱着宝剑,看着眼前的人。

走的近了,看的清。

佛老四面带笑意,一只手悬在胡光平面前。

胡光平一咬牙,上了佛老四的马。

马背颠簸,胡光平被死死的圈在佛老四的怀里。

佛老四的呼吸就在他的耳边:“胡老板,你为何把宝剑抱的那么紧。”

“下一场要唱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好戏,好戏。胡老板,你身子抖的的厉害,怕不是冷了吧,让我来给你暖暖。”

胡光平刚想开口,只觉身子被包住。

这佛老四竟然用披风把两个人裹在一起,确有暖意从后背袭来。

胡光平并未挣扎,聪明如他,又怎能不懂佛老四的用意。

他只是冷笑出声:“佛四爷,可听过戏子无情,有些人的心,生来就是冰。”

“我这人,偏不信邪,有人说我不能在这立足,不过是给人打杂的命,我偏不信,如今我杀了老大,自立门户,谁见我不见我一声佛四爷。这天下,就没有我做不成的事,胡老板,你可愿和我打这个赌。”

“赌什么?”

“赌你的心。”

 


评论(43)
热度(182)
  1. 小兔几本本一柄妖刀洞爷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