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番外)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炉中的煤火已经添了好几添。

屋外山风呼啸,粉末一般的雪打在窗上,这栋山中小屋在风雪夜里如同一叶扁舟,可是屋内却是一片静谧祥和。

桌上的茶续了几次,颜色淡到如同水一般。

砰,小三子的头磕在桌角,小孩子咧着嘴睁开了眼:“是少帅回来了吗?”

他一个激灵问道。

“还叫少帅,那日你叫他少帅,被罚了几日的零用,还不长记性的吗?”

小三子起身,往炉中添了些火,揉了揉眼:“家里就三人,他偏生让我叫他什么大王,好好的少帅不做,要在这山中称王,还是只有我一个兵的王,小公子,你说少帅是不是被炮弹给炸的傻了?”

念酒裹紧了身上的大氅,惬意的眯着眼:“你是真的不怕他剥了你的皮了。”

小三子吐了吐舌:“小公子,去睡吧,少帅今儿怕是不会回来了。”

念酒摇了摇头:“适才茶喝的多了,走了困,你先去睡吧,我在这等着他。”

他说完,看了看外面:“他说了,今晚定会回的。”

小三子的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不行,少帅吩咐了的,他不在时,要时刻守着小公子您。”

念酒笑道:“这会儿又听他的话了,放心吧,这是我的家,在家是最安全的。”

小三子架不住困意,扭扭捏捏的去睡了。

念酒翻开手上的书,借着摇曳的烛光细读,才翻了两页,就把书撂在了一旁。

望向窗外,这雪是越下越大了,早知道就不非要限了他今日必回,山中风雪本来就大,若是遇到什么饿极了的野兽。

念酒站起身,走到窗口,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了黑与白。

他们在这山中已经住了下半年了,金明川身上的伤已经渐好了,只是提重物还是有些费力。

不过,金明川似乎很开心,连小三子都说,他跟了少帅这么多年,竟不知少帅这么爱笑。

念酒觉得这样也很好,他们三人避世在此,不会再有杀戮也不会再有欺诈。

只是每日见金明川用左手举枪,他心里都是酸酸的,他毕竟是曾经驰骋沙场的少帅啊。

那一日,忽然来了访客,一身戎装,是王琵琶派来的。

金明川读了信,只是让那人走了。

那一夜,金明川在他身侧,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第二日,念酒就让小三子备了马。

金明川早起练枪回来,看到念酒已经一切为他备好。

“小酒儿,你这是……”

“你和王琵琶是过命的交情,若他有事相求,你必要帮忙的,早去早回吧,阿金哥哥,别忘了给我带两串糖葫芦回来。”

金明川笑了:“看来,我现在是如何都瞒不过念酒了,老王的确有事找我,给我五日,你……等我回来吧。”

 

念酒拍了拍那匹已经休养太久的白马:“五日,我等你。”

金明川跨上马,马儿嘶鸣一声,金明川回过头来。

“去吧,这一次,我不会不见的。”

这一去,便是几日,今天便是他们约定的日子了。

远处的寒夜当中,忽然出现一点光亮,那光由远及近,渐渐有马蹄声响。

念酒心一动,躺会躺椅之上,闭了眼。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金明川手里捧着一坛酒走了进来。

炉火摇曳,照着炉边浅睡的人的脸。

念酒整个人被大氅包裹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出了一截脚踝,雪白纤细。

金明川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将酒坛缓缓的放在桌上,又从怀里掏出包裹仔细的糖葫芦,仔细的检查了一下。

他远远的站在炉火边,直到那火将他的身上的寒气驱逐,他才脱掉了外套,走到塌边,轻轻的蹲下。

他伸手握住了念酒的脚踝,果然是冰凉的。

这下,念酒只好睁开了眼。

“回来了。”

“是啊,我说五日便是五日,王琵琶找到了当初绑走你的那个日本人,算他命大,居然没有死在炮火之下,不过这次,他就没那么幸运了,我本想割了他的头回来的,又怕你烦。”

金明川轻轻的揉捏着念酒的脚踝,爱不释手的模样。

 

“我的仇,算是报了。”

念酒轻声的叹息:“我以为,你要回去做少帅了呢。”

“那扰人的少帅哪有我这大王来的自在,这山,这水,这人都是我的,谁能有我潇洒,不过王琵琶倒是真的后悔了,他往日的野心就是呼风唤雨,掌管一方,如今真的让他做了,他又嫌难做,不过做都做了,他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念酒被金明川的话逗笑,他能想到那王琵琶叉着腰破口大骂的模样。

 

烛火晃了几晃,灭了,原来是燃到了尽头。

屋子里的一下子暗了不少。

金明川凑到念酒的耳边:“王琵琶送了我一坛陆家的好酒,本来想和你把酒夜话,只是见了陆小公子,我就丢了饮酒的心。这酒再醇再香也没有我的酒儿香,夜深了,咱们歇了吧。”

 


念酒怕疼,因此每次金明川都会小心翼翼的吻遍他的全身,从头顶柔顺的发丝,到他扭动的腰身,再一路向下,直到酒儿如同一个被卸了爪牙的小兽一样,将自己最柔软的部分展露与他。

念酒本就白,情动时,通身都会变成粉色,像是醉了酒一般。

金明川爱极了他又羞又恼的模样。

这次,可能是思念的紧了,他竟然一口咬在念酒的脚踝上,雪白的皮肤上立时多了一排清晰的牙印。

念酒发出一声轻呼,金明川抬起头,目光里满是欲望:“早就想这么做了,让你好好的不要冻着,你偏生不听。”

念酒也不知是恼的还是羞的脸红红的,裹了被子不让金明川碰。

“你回的这么晚,我还没罚你,你竟还敢咬我。”

“那酒儿想怎么罚?”

金明川早就褪了一身衣服,裸着身子,身上的道道伤疤清晰可见。

念酒看着那些疤,气势就弱了一半,他咬着牙,下了好大的决心:“就罚你七日不能上床。”

金明川看着酒儿没有底气的脸,邪邪一笑:“酒儿,你这惩罚不对,不是该罚我精尽人亡才对嘛?”

他说着,掀开酒儿的被子,钻了进去。

红鸾帐内暖春宵,鸳鸯酒醉漾琼瑶。

天光微亮时,金明川擦了擦怀中酒儿额头的汗水,满足的盯着帐顶:“这床锦绣的罗帐买的不错,喜庆,有点洞房的意思,明儿我要给小三子赏。”

已经是半睡半醒的酒儿忽然睁开了眼:“好?哪儿好了?我不喜欢,从明儿起罚小三子一个月的零用。”

金明川大笑:“好,酒儿说罚便罚,谁让你比这山中的大王还要大呢。”


评论(83)
热度(216)
  1. 卫家顾兰一柄妖刀洞爷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