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十四)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东北有啥童谣,就想到了我小时候奶奶哄我睡觉时经常唱的,希望大家不要出戏~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啊,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儿声啊

琴声儿轻,调儿动听,摇篮轻摆动,娘的宝宝闭上眼睛……”

念酒缓缓睁开眼睛,他听到了儿时奶妈常给他唱的摇篮曲,后脑传来阵痛,眼前是被煤烟熏的乌黑的棚顶。

他费力的转过头,烟雾中,他看到一个女人背对着他,轻轻的哼唱着摇篮曲。这个背影有些熟悉,但是念酒可以很确定,他没见过这个女人。

他看着周围,简陋的农舍,整个屋子都被灰突突的蒙着一层煤灰,破旧穷困。

这是什么地方,他在哪里?这个女人是谁?

他的头,好疼。

念酒动了一下,后脑又传来一阵疼,钻心的疼痛让他想起了什么,金明川,他想起了在自己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看到金明川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金明川!”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他明明已经用尽了全力,声音听起来却还是那么的微弱嘶哑。

女人的身子一震,艰难的转过头来。

念酒仰着头,看着那张脸,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锤了一下,他哆嗦着嘴唇试探性的叫道:“丫头?”

女人摸着自己的一边脸惨笑道:“是了,如今我这副模样又怎么指望你能认出我呢,原来你真的已经把我忘了,念酒哥哥。”

真的是三三,难怪陆念酒会有说不出的熟悉感,只是当年那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小姐,如今却和普通农妇无疑。

“三三,你是三三,怎么会?你不是已经…”

“没错,闫家小姐早就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铁匠侯三的老婆,两个孩子的娘,侯嫂。”

念酒的头愈发的疼了:“我不懂…三三快别说这些了,快扶我起来,我要去找金明川,他受伤了…”

陆念酒的记忆还定格在金明川还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天那么冷,他还受了伤,会冻坏的。

念酒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那具温暖的身体是如何在冰天雪地中一点一点失去温度,阿金哥哥,你也会冷吗?你一个人躺在雪地里,会怕吗?

三三站在一旁,冷漠的看着念酒摔倒在床上:“晚了。”

“什么晚了?”

“晚了,金明川已经死了。”三三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带着快意又像是悲伤。

“闭嘴!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金明川,他说过要我等他回去,他说有很多话要跟我说,金明川你这个骗子,大骗子,你说过这一世只骗我一次。”


吱嘎,门从外面被打开,一个瘦小的身影钻了进来:“侯嫂,他醒了么?”

“小三子。”念酒一眼认出了来者:“快去救你们少帅,快,不然来不及了,我的行李呢?我的行李还有一些应急的药,车,有车吗?我们找到他就立即送到城里。”

念酒终于支撑着爬了起来,四处摸索,却只抓到了那件黑色的大氅,他将大氅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小三子身上几处都见了血,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念酒抓住小三子的手,才发现孩子的手凉的像一块冰。

念酒看着小三子毫无生气的双眼,也跟着打了个寒颤。

他抗拒的摇了摇头,却没能阻止小三子开口。

“小少爷,少帅他没了。”

小孩只说了这一句,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的哭声惊动了摇篮里熟睡的婴孩,也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念酒呆坐着,火炕烧的很暖,他却如坠冰窟。

三三抱起啼哭的婴孩,柔声哄着,念酒还是不相信,那个人怎么就会死了呢?

他们分别了太多年了,他们甚至没有好好的说上一句话。

最后一次见面,他还在质问他,他的心一定已经冻透了吧。每一次见面,他都想方设法的用自己的言语刺痛他,他好像说过,他很疼。

他到现在都没有对他说过一句爱你。金明川,你还不知道我爱你,你怎么就可以死。

“小酒儿,你就这么恨我吗?小酒儿,你爱过我吧?”

当年,当他将三三的死讯告诉念酒的时候,念酒打了他,名贵的玉器砸在金明川的头上,如今忆起,竟与那日徽章划破的地方重合。

金明川,你很得意是吗?你就这样走了,你是在惩罚我吗?惩罚我要与他人成亲,惩罚我对你的不信。

可是,你是混蛋,你是这天底下最大的混蛋,既然三三没有死,你为何不说与我听。


“是我不让金明川告诉你我还活着的。”

孩子的哭声渐止,三三幽幽的开了口。

“三三,你这又是为何?”

“你不爱我,你根本就不爱我,你的眼里只有金明川,张口闭口就是你的阿金哥哥,我呢?我算什么,陆念酒你告诉我。”

三三的脸隐在炉火中忽明忽暗。

“你是我最疼的妹妹。”

“我才不稀罕,我要你爱我!”

“天意,都是天意,我本是想假意被土匪捉走陷害金明川,谁知竟真的遇到土匪,还祸及家人。是金明川救了我,可是我一点都不感激他,我恨他,是他夺走了我的一切。”

“你既未死,为何不来找我。”

念酒几乎将那薄薄的床褥攥透。

“一个被土匪糟蹋了身子的女人,有何脸面见你,你们陆家会让我过门吗?”

有点点泪光在三三的脸上闪动,念酒摇了摇头:“三三,我不爱你,和这些无关。”

“是,我知道,你爱金明川,傻子都看得出,只有你们自己看不透。因此,我答应他不再出现在你面前,条件就是不告诉你一切真相。他,居然答应了,可能他真的很害怕你会娶我吧。”

三三轻蔑的一笑,念酒只觉得自己心里的火,灭了。


金家军败了,当念酒终于在小三子的搀扶下回到县城的时候,天已经变了。


他们站在金家大宅前,里面进进出出的都是陌生的面孔。


听说金家吃了败仗,金老爷子被削了兵权,带着他的那十几房姨太太灰溜溜的逃到乡下去了。

如今住在这大院里的是新任的大帅,王琵琶。

他剿匪有功,还破坏了日本人的诡计,从一个占山为王的土匪一跃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大帅。

金家军被王大帅收编,风光仍在,只是名号已经易主。

人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那个战死的金少帅,偶尔提起金家军,也都只记得那些恶行。


新任大帅巡街游行的时候,念酒就藏在人群中,他看着那人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春风得意。

念酒握紧了怀里的枪,金明川,你答应过我替我报仇,你说过你承诺的事情都会做到,看来,你又骗了我一次。 

待我了结了这最后一桩,再去找你,好好算一算这一世的孽债,到底是你欠了我,还是我欠了你。


忽然,巡街的队伍停了下来。新任少帅锐利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过,随即停在了念酒的脸上。

念酒心脏狂跳,不知这人是如何在人群中找到自己。

他扬起马鞭指向念酒,早有士兵拨开人群朝他冲了过来。

念酒自知是逃不了了,罢了,今日他来,便是报了玉石俱焚的决心。

他掏出枪,对准马上的人,周围的人群发出惊呼,四散逃去。

那王琵琶倒是有些胆识,不躲不闪,只直直的盯着念酒。

“陆小公子,是吗?时常听老金提起你,如今老金人已不在了,我可是他前见的最后一个人,他让我照顾你。”

手中的枪似有千斤重,念酒感觉有凉凉的东西从面颊划过,枪口终究是垂了下去。

“求你,告诉我金明川,他还说了什么。”


评论(71)
热度(174)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