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十二)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大概快完结了吧,我已经控制不住我想完结的手。。其实还有很多故事可以讲,黑道佛四爷和戏精胡老板的故事啊,王琵琶的故事啊。但是我实在是太懒了,大家自己脑补吧~哈哈哈~


“丢了,怎么就丢了。”

奢华的卧房内,烟香缕缕,胡光平细嫩白皙的手重重的拍在名贵的梨花木茶桌,连桌子上的青花茶碗都跟着颤了几颤。

地上跪着的人,正是那日将念酒从军营接出的二人。

其中一人哆哆嗦嗦的抬起头:“回胡老板,本是一切都妥帖的,我们带着陆小公子出了巷子,哪知就碰上一伙儿娶亲的将我们三人冲散了,再回头时,陆小公子就不见了。”
“废物!”

胡老板剑眉倒竖,像是怒极了。

“给我拖下去。”

“胡老板饶命,饶命啊!”

二人趴在地上不住的叩头,胡光平却丝毫不为之所动。

两旁早有人上来,将他们往外拖。

眼见着是性命不保,其中一人索性高声叫骂起来:“胡光平,你不过是个戏子,我等是听从四爷的吩咐才给你做事,我们陪着四爷出生入死的时候,你还在台上卖笑呢。”

啪,上好青花茶碗被扫到了地上,摔的粉碎,茶水污渍贱到了胡老板的衣角。

早有人捂住了那人的嘴。

胡光平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眉,然后,他忽然就笑了。

“放开他,让他骂,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平日里对我卑躬屈膝的狗,背后都是怎么骂我的。”

众人脸色皆是一白,却谁都不敢放开那捂住的嘴。

谁不知道,这胡老板这人,因一双眼总是含春带俏,就算是怒起来,竟也像是含着笑一样,内里却比谁都狠,行事风格竟比佛四爷还要毒辣几分。

佛四爷不过是多看了那个戏子几眼,如今,寒冬腊月,那戏子却被他挂在院子当中,已经几日了,活是活不成,却每日灌他姜汤热水,死也死不了。

底下的人都知道,他这是在立威呢。

偏偏佛四爷对他的事总是不管不问,闹的再厉害也是不管的。

 

“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刚吃了晚饭,小心积了食,明儿又要闹病了。”

佛四爷迈着步子踱进屋子来,众人见佛四爷进来,都低头行礼,唯独胡老板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皮都不曾撩一下。

 

“这茶不好吃,你老拿陈货糊弄我。”

“这可就冤枉了我了,这可是上好的茶叶,当年可是供给宫里的。”

佛四爷一身黑绸长衫,胸前却别一块金色怀表,做是增色,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睛,金晃晃的细链映着炉火,哪里像是一个黑市老大,分明是个斯文儒商,说是成立做学问的先生也是有人信的。

 

偏偏胡老板最看不得他这副斯斯文文的模样,终日带着一张假面皮,何时才能看透这人的心呢。

 

“想是你这些日子太过憋闷,才非要捉那陆小公子解闷?”

“你懂什么,那个金明川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和他合作,早晚会出事,我多方打探,竟是毫无破绽,好不容易让我抓到他的命门,怎能就此罢休,若是陆念酒落到我的手里,谅他金明川也闹不出什么动静。”

 

“你如此有心,不会是担心我吧。”

“担心你?佛四爷想多了,我不过是自保,既然依附于佛四爷您这棵大树之下,自然是希望你能多活几年,您多活几年,我便能多快活几年罢了。”

底下人都暗暗露出鄙夷之色,胡光平却满不在乎。

佛四爷却朗声大笑:“我就是喜欢你的坦诚,不过,你这次怕是算错了,如今我们的敌人可不是金明川那么简单了。”

 

 

念酒的眼前一片黑暗,他被蒙了眼,嘴上也被塞了东西。

先时,他被人塞进了一台轿子当中,耳边还有吹吹打打的声音,像是他们遇见的那个娶亲的队伍。

再后来,他被从轿子里拉了出来,上了一辆车。

这不是胡光平的人,虽然这一路那些人都压低了声音交谈,念酒却还是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听出,这些人都不是本地人,而且口音有些奇怪。

车子似乎是上了山路,又过了平地。

念酒被绑着,扔在车后座上,一路颠簸,他却一点都不怕了。

怕,又有什么用呢?路,都是自己选的。

从离开金家军营的那一刻起,他就选择了放弃金明川的保护,他想要凭自己的本事报仇。

胸口有什么东西硬硬的,几次戳到他的皮肉,念酒苦笑,那串糖葫芦,怕是已经化了,可惜了。

 

小三子醒来找不到自己会哭的吧,终究还是个孩子,念酒有些后悔了。

不是后悔逃走,他是后悔应该把小三子一起带走,若是金明川回来发现自己不见了,难免会是一顿毒打吧。

自己不想害人,却终究还是害人了。

金明川,他会回来吧?

 

车子越开越快,远处传来了零星的炮火声,枪声,声音越来越大,念酒终于知道这些人要把他带去哪里了。

 

炮声震的行驶中的车子车身都开始微微发颤,念酒知道,他已经到了战场了。

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自己?

除了胡光平,还有谁会这么做?

念酒忽然心念一动,一丝恐惧开始慢慢的蔓延开来。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念酒被人推搡着下了车。

周遭是杂乱的脚步和陌生的方言,夹杂在隆隆的炮火中,什么都听不清。

念酒像是一只被捕获的小兽,被困在了兽笼当中。

他不知走了多久,周围的声音终于小了许多,他感觉自己被带进了什么建筑当中,然后他听到一个声音:“陆桑,我就说,我们会再见的。”

念酒的心一沉,眼上的黑布也被拽了下去。

念酒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清周围,是一间光线昏暗的房,虽然燃着炉火,却格外的阴冷。

一个人坐在黑暗当中,看不清眉眼,但是念酒已经知道这人是谁。

 

他被捂住的口发出呜呜的声音。

那人发出阴冷的笑声:“哦,我忘了,快把陆小公子嘴上的东西去了。”

终于能说话了,念酒望着那个躲在角落里的人,目光中满是愤恨:“我说过了,我不会和你合作的。”

“陆桑,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是在金明川的地盘上,我们那是叫合作。现在,你在我的手上,那就叫胁迫了。”

“我和金明川是仇人,你们打错算盘了。”

“仇人么?哦,陆桑,你太不诚实了,你失踪的消息已经满城皆知了,听说金明川听了这个消息在阵前吐了血,金家军现在群龙无首呢。”

那人发出咯咯的笑声,声音就如同冻极了的天,走在雪地上,发出的声音。

念酒站的直直的:“你休要骗我,金明川,他,他好端端的怎么会吐血。”

“哦,那陆桑可能是不知了,他前几日受了我们的伏击,可是受了重伤呢。”

前几日?

一些零星的画面在念酒的脑海中闪过,苍白的笑容,摇晃的背影,淡淡的血腥味,和胸口扎人的糖葫芦。

“不可能。”

念酒的身子摇摇欲坠,金明川怎么会受伤,他不是在和妓女鬼混吗?金明川,你到底在做戏给谁看?我?还是这些日本人?

“陆桑,金明川太固执了,其实他才是我们最佳的合作人选,可惜他一直不松口,那么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了,你们中国人就是这样没有信仰,总有人会为了利益出卖同胞的,他不做,总有人会做。”

 

“既然金明川对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你们又捉了我做什么。”

“不不不,陆桑,金少帅可有用的很呢。”

那个人终于缓缓的站起身来,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正是那一日在胡光平的剧院里,被念酒愤然拒绝的日本人。

 

“金少帅虽然不肯跟我们合作,可是他手里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金矿。”

“胡扯,我从来没听说过。”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个金矿可是你的父亲陆老先生和金少帅一起发现的。”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念酒缓缓的摇着头。

他从未听闻附近有金矿,而且为什么会扯到他死去的父亲。

日本人断然的一挥手:“好了,这都不重要,让我们来看看,金明川会不会用金矿来换你陆小公子的命吧。”


评论(67)
热度(146)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