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十一)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小三子在院子里堆了一个雪人,饶是他再机灵,到底是小孩天性,整日在这院子里守着念酒,早就有些坐不住。

前几日,小三子每日回来还是冷冷的,见了念酒脸上也没了笑,只是淡淡的请小公子吃饭,请小公子休息。

这几日他脸上才渐渐有了笑,偶尔也和念酒说些军中的情况。

山上的土匪越发的猖狂了,昨儿还跟自己打赌的大老黄,抬回来已经是一具尸体。

二营的小豆子做了逃兵,被二营长一枪崩了,要是少帅让我上战场,我才不会做逃兵。就是可怜了小豆子的瞎眼老娘,家里就这一根独苗。

念酒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看着小三子玩雪,听他絮絮叨叨的讲外面的事。他被金明川关在了这个小院里已经有十几天了,每日只能听到隔壁军营传来的声音,城外传来的炮火和被抬回的伤员的惨叫声。

也不知,那些伤员如何了。

小三子把念酒的帽子扣在了雪人的头上。

指着雪人笑呵呵的问念酒:“小公子您看,像不像少帅。”

小三子在雪人的脸上用煤画了两道又浓又直的眉,眉头紧紧的挨在一起,像极了金明川思考是的样子。

念酒嘴角忍不住勾起一点笑意:“你也不怕你们少帅毙了你。”

“少帅才不会呢,少帅说等我长大了,让我做他的副官,再说少帅正在准备出兵呢。”

“他要去哪?”

“少帅去剿匪了,他真是固执的可以,他那身子……”

小三子拍了拍手里的雪,蹲到念酒身边:“小公子,不要再和少帅置气了,少帅他不会害你的。”

念酒闭了眼,将自己裹在大衣里:“他去哪剿匪?”

“南山?北里?谁知道呢,这些胡子跟说好了一样,都出来闹事,听说要打仗了,最近有好几个大官派人来找少帅,他们都想让少帅入伙呢。”

“打仗?不是天天在打仗吗?”

念酒冷笑了一声:“南山吗?你们少帅不是和南山那个土匪头头王琵琶是过命的交情吗?怎么舍得去剿了他?”

“这事儿您都知道的?不过听说好像他们山上有人闹事,琵琶大哥被人关起来了。”

“是吗?那你们少帅还真是有的忙了。”

小三子还想说什么,却见念酒已经又把眼闭上了,他看了看天:“小公子,要不咱们回屋睡吧,您这身子也才好了没几天。”

念酒睁开眼:“小三子,我想吃糖葫芦了,你去给我买一根,果肉要饱满的,去了籽儿,摘了核,红彤彤的,再挂上一层亮晶晶的冰糖,咬上一口脆脆的。”

“小公子还说我是孩子,你都多大了,比我还馋嘴。”

“是啊,我不是孩子了,算了,你去厨房看看吧,我饿了。”

小三子去屋里看了一眼时间:“成吧,昨儿他们打了场胜仗回来,听说杀了猪,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料。”

小三子眼看着念酒进了屋,这才转身出了院子。

念酒坐在火炉边,手里攥着一张纸,他展开纸条,读了一遍,欠了欠嘴角,将纸条扔在了熊熊燃烧的火里。

外面开始飘起雪,念酒缩在火炉旁,昏昏欲睡。

窗外的雪人孤零零的站在雪地里,遥遥的看着屋子里的人。

一声突兀的军号将念酒惊醒,念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雪人旁隐隐约约的站着一个人,那人就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另一个雪人。

念酒不知道那人是不是看到了自己,但是他感觉他们的目光透过那模糊的玻璃像是有那么一秒的对视。

念酒站起身,推开门,寒气袭来。

“我要走了。”

金明川的步伐有些发虚,他缓缓的走到念酒的面前,将一串晶莹剔透的糖葫芦送到念酒的手里:“你家门前那个卖糖葫芦的老爹居然还在,我说是买给你吃,他特意给你挑了这一串糖浆厚的,他说陆小公子最喜欢吃甜。”

“糖葫芦。”

念酒呆呆的看着手里的糖葫芦,山楂饱满,挂浆冰糖厚厚的一层,咬起来一定是脆脆的。

“念酒,我要走了。”

“你去哪?”

“上头让我去剿匪,大概要去上十天半个月。”

“哦,原来是上头的命令。”

念酒脸上露出冷冷的笑意。

金明川摘下身上的大氅披在念酒身上:“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乖一点,我让你在军营里随便走动,可好?”

“那真是谢谢少帅了。”

“念酒,不要胡思乱想,等我回来。”

“少帅慢走。”

金明川盯着念酒看了良久,终于转身。

他的身子有些奇怪的倾斜着,念酒终于轻轻的说了一句:“金明川,你会活着回来吧?”

金明川猛然转身,将念酒整个抱在怀里。

“小酒儿,你要乖乖的等着我,你不是想听解释吗?等我回来,我都解释给你听,你要相信我,除了三三那件事,我,从没骗过你。”

念酒整个人被金明川搂在怀里,金明川搂的很紧,他能感觉到金明川的身子在微微发抖,他甚至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只可惜,只有那么一瞬,金明川把念酒狠狠地按在自己的胸口,然后放开怀里的人,转身离去。

念酒苦笑了一下:“金明川,你不是身经百战吗?难道也有怕的时候?”

手中的糖葫芦和大氅黏在了一起,分开时,亮晶晶的冰糖上沾上了好多黑色的细毛。

念酒冷笑了一声,将糖葫芦朝金明川的身上扔去:“哄小孩子的玩意。”

糖葫芦打在金明川的背上,金明川的脊梁猛的一僵,念酒看到他的脖颈处有青筋暴起。

可他终究没有回头,只在雪地里留下一排歪歪斜斜的脚印。

 

 

小三子端着热汤走进来的时候,念酒已经坐回椅子上。

“这些孙子,把好吃的都抢没了,厨房说这是早起给少帅做的补汤,少帅没来得及喝,让送到您这来。”

念酒斜眼看了一眼碗里的汤,猪肝,猪血,菠菜。

“金明川是想让我补血么?”

 

“小公子,您趁热喝吧。”

“小三子,你看外面,雪把我的帽子都盖住了,你把我的帽子给我取回来吧。”

“唉。”

小三子脆生生的应了一声,转身出了屋。

念酒端起汤碗喝了两口,又将汤碗放回桌子上,他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瓶药,从中拿住一粒药,碾碎,均匀的洒在汤里。

做完这一切,小三子也捧着帽子进了屋。

“小公子,您怎么就喝了这么一点,这汤凉了就可惜了。”

小三子有些惋惜的看着汤碗。

“小三子,这汤腥气太重了,我喝不惯,你帮我喝了吧。”

“可是,这是少帅……”

“怕什么,他既给了我,就是我的,我随便处置。”

“那,就谢谢小公子了,这些王八羔子,有肉都不给我留点。”

小三子美滋滋的端起桌上的碗,一饮而尽。

“真鲜。”

小三子打了个饱嗝,将碗筷收拾下去,就坐在念酒的身边,又讲起了军里的事。

炉火燃的正旺,室内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原本兴致高昂的小三子越说声音越小,终于没了声息。

念酒推了推小三子,小孩睡的毫无反应。

念酒迅速起身,拿起早就收拾好的箱子。

他推开门,走到门外,愣了片刻,又回身将那件黑色的大氅塞到了箱子里。

两个人头从墙头冒出来,正在对着他招手:“陆小公子,这里。”

念酒回头看了紧闭的房门,和院子里的雪人,走到墙角将箱子递给外面的人。

来人骑在墙头对念酒伸出了手:“陆小公子,我们需快一些,趁着金家军现在正在大动,没人注意我们。”

念酒盯着那只手看了半晌,扭头奔回院里。

墙头两人面面相觑,却又不敢声张。

念酒蹲在雪地里,在雪地里胡乱的摸了来摸去。雪粘在念酒的手上,还未来得及融化,就又有雪花落下,原本白皙的手指,冻的通红,他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终于,他停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个深深的酒窝,再起身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根沾满了雪的糖葫芦。

几个人松了一口气:“陆小公子,事不宜迟。”

念酒将糖葫芦用一张牛皮纸细细包好,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雪人,走到墙下,把手递给了墙上的人:“我随你们去可以,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评论(96)
热度(173)
  1. 我就是XN一柄妖刀洞爷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