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十)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我要见金明川,为什么不让我见他!金明川,你要躲我到几时?”

念酒站在金明川卧房的门口,冲里面喊道。

早起又下了一场雪,地上是厚厚的一层,卧房门口两个警卫乌黑的枪口对着站在院子里的人,几个士兵沉默的扫着地上的雪,他们都很小心的避过念酒站着的地方,远远看去,瘦弱的身影就像是一个人守着一座雪白的孤岛。

念酒穿着单薄的军装,鼻头和耳稍红的不正常。

他说出的话,如同他呼出的白气一般,很快就在空气中消散,没人应答。

“小公子,咱们就先回吧,你要是冻坏了,我该怎么交代啊。”

小三子抱着一件厚厚的外套从外面跑进来,费力的披在念酒的身上。

“少帅真的不在,他去前面督战了。”

念酒一把甩掉身上的外套:“今日若见不到金明川,我便不走了。”

“陆小公子,少帅真的不在,前面战事吃紧,少帅已经好几日未归了。”

念酒冷笑了一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金明川,我知道,你在的。”

 

“小三子,让他进来吧。”

屋子里传出了金明川的声音,遥远又陌生。

 

念酒站在卧房门口,用力了跺了跺脚。

金明川的卧房很温暖,扑面而来的热气和浓烈的脂粉味儿让念酒皱起了眉头。

金明川半靠在床头,身上盖着一条锦绣的缎被。

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立在他的身边,轻轻的捏着金明川一侧的肩。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这个心思!”

这个女人念酒认得,正是上次的绿旗袍女人。

金明川的大手覆上女人的手,狠狠的揉搓了两下:“你先下去吧。”

“少帅。”女人扭动着腰肢,娇嗔的叫道。

“小三子,领她下去领赏,昨儿晚上把本帅伺候的很好。”

念酒紧紧的攥紧手里的东西,默不出声。

“大姑娘,您跟我来吧。”

小三子在前面带路,女人不情不愿的披上一件狐皮大衣,大衣的衣角打在念酒的脸上,柔软的毛皮居然有些扎人。

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念酒昂着头,对上金明川淡淡的眼。

念酒闻着一室的香气,熏的他有些难受。

“看来,胡光平说的没错,你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的手下在为你流血卖命,你他妈居然还在温柔乡,金明川,你难道没看到那些断手断脚的兄弟吗?”

“念酒,不过是个妓女,你在气什么呢?”

金明川用一侧手臂支起了身子,他今天似乎有些没有精神。

“多日不见少帅,我还以为少帅真的是去处理什么要紧的大事,原来是在和女人厮混,金少帅,我还真是高估了您了。”

“念酒,坐到火炉边去,你看,你的身子在发抖。”

“金明川,你就算是纵欲过度,死在女人床上我也不管,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你到底何时帮我报仇。”

念酒上前几步,紧盯着金明川,金明川的气色的确不好,眉眼还是好看的,但是整张脸却像是蒙了一层灰。对视了几秒钟,他就别开了眼。

这人一直避重就轻,让念酒更加相信他心中有鬼了。

“我还没有头绪,念酒,你要给我时间。”

“骗子。”

“念酒?”

“我说你是骗子,到现在你还在骗我,金明川,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你的玩意儿吗?”

一枚硬硬的东西,从金明川的额头划过,坚硬的凸起将金明川的额角划破,金色的金属块落在雪白的床褥上,将它染成红色,那血迹竟像是落在雪地上的一瓣梅。

“哦,居然在你那,你是什么时候偷了去的,你拿做什么?思念我么?”

金明川丝毫没有在意自己额头的伤口,他伸手捡起了那块染血的金属,那是他大氅上的徽章。

“金明川,到现在你还不肯跟我说实话吗?这枚徽章,是忠叔在我家的废墟上捡到的,他说,这是那些杀我家人的畜生留下的。”

“那一日,是我去晚了,对不起,念酒。”

陆念酒的心一动,他听出了这句话里的愧疚,不行,不能再被他骗,他僵硬的摇着头:“骗子。”

“念酒,你不信我?你若不信我,又何苦来问我,若你觉得是我金明川杀了你们陆家,那你现在就可以一枪毙了我,枪就在那。”

金明川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几下,可是他的身子却没有动,整个人就像是被钉在了床上一般。

“金明川,你不要欺人太甚!”

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架在了金明川的脖颈上,额头的鲜血刚好滴在闪着寒光的刀刃上,念酒没来由的觉得一阵冷,他的手一抖,马上一个血痕就出现在金明川的脖颈上。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手,你不要以为我对你……”

“对我如何,我的小酒儿?你倒是说。”

金明川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相反的,他的表情有些轻松。

“不要叫我酒儿,你不配。”

“那好,念酒,你要是舍得,就动手吧。”

金明川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将头靠在了床上,他呼吸急促,身子在微微颤抖。

“你,怕了。”

念酒冷笑。

金明川牵动了一下嘴角:“不是怕,念酒,我只是疼。”

呛啷,刀子被念酒扔在了地上。

“疼,你会有我疼吗?我的家没了,一夜之间所有人都避我如瘟疫,我曾经最敬最爱的阿金哥哥变了,视如亲妹的三三死了。金明川,你告诉我,这个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念酒像是脱了力,要用尽全力才能站稳。

金明川靠在床上,眼皮微微抖动,却始终没有睁开双眼。

“念酒啊,阿金他其实没有变,他想要的东西一直也没有变,只是你不肯给罢了。”

“王八蛋!”

念酒一掌扇在金明川的脸上,金明川的头垂到一边,头发凌乱,看不清表情。

“我是想信你,我信你还有一丝良心,我信你会为我报仇。可是,你告诉我,忠叔会骗我吗?你告诉我,那日潜进镇上的那伙土匪是南山来的吧?查清源头,对于金少帅来说有那么难么?只是南山的那一小撮土匪,你堂堂金家军会剿不了么?金家部队为什么会南山的土匪有来往,我们陆家的钱都去了哪?”

念酒倒退了几步:“我,不是傻子。”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从前不信,现在也不信。”

金明川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

“信,你让我拿什么信,金明川,你让我拿什么相信你。”

“来人啊,把陆小公子请下去,我乏了。”

金明川忽然睁开眼,对门外喊道。

几个警卫马上应声进来,带着浓重的寒气将念酒围住:“陆大夫,请。”

“金明川,你告诉我!”

念酒眼眶通红,直直的盯着床上的人。

金明川费力的将锦缎被裹在自己的身上:“把陆大夫看好,不要让他再出军营,他这个人耳根子软,不要再让他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陆念酒被几个警卫簇拥着出了卧房,金明川的身体慢慢的从床头滑落,倒在了床上。

小三子破门进来,大声的喊道:“少帅。”

“你他妈的给我小点声。”金明川的一侧脸上还留着一个红肿的手印,他目光阴郁的看着门外:“给我去查清楚,那一日,除了胡光平,念酒他还见过谁。”

小三子哭丧着脸却又不敢大声:“少帅,还是让医生先看看您的伤口吧。”

金明川慢慢的合上了双眼:“幸好,这香气盖住了血腥味儿,他见了太多的血腥了,会害怕的。”

 


评论(99)
热度(177)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