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九)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戏台上,一个青衣正在咿咿呀呀的吟唱,念酒坐在台下,端着一杯清茶,丝丝热气漂浮开来,最终在他的面前消散,念酒轻轻抿了一口,这茶,好苦。

  戏台很大,下面却不过几个稀疏的看客,这等时节,谁还有心思来听这些,念酒的目光从看客的脸上掠过,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陆小公子,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念酒转头,只见胡光平胡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身后,胡老板今天依然是一套湖绿色长袍,一双眼睛看着念酒,带着笑意。

  他似乎十分的钟爱这个颜色,不过这个颜色在穿在他的身上也确是相称。

  两人只是在兵营里匆匆的见过一面,念酒却觉得这个人看自己眼神,似乎总暗藏深意。

  “胡老板?是你?”

  念酒楞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那个给自己送上神秘纸条的人, 居然就是他。

  不过,也说得通,那日在兵营,胡老板和金明川几乎是不欢而散,而在在镇子上,敢跟金明川做对的,念酒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其他人。

  “当然是我,这里是我的园子。”

  胡老板抖了一下长袍下摆,在念酒的身边坐下:“没想到陆小公子居然还有这样的闲情雅致,看来陆小公子已经忘了自己的血海深仇,打算继续过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了。”

  念酒心中一动,面上却是淡淡一笑:“胡老板不愧是科班出身,演起戏来真是丝毫也不含糊,有什么话,您但说无妨。”

  念酒的时间不多,他是溜出来的,吃过午饭,小三子就被叫走了,念酒认得那个来人,正是金明川的贴身警卫。

  没有署名的纸条是念酒早上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发现的,他根本没有察觉是何人何时何地塞进他的口袋的。

  纸条上只有简简单单的一行字:“和春戏院,你想要的答案,随时恭候。”字体稚嫩,像是出自一个几岁的孩童,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

  念酒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也曾怀疑有诈,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如今他陆念酒的身上还有什么值得骗的东西,想要的答案啊,就算明知是骗局,他陆念酒也只能义无反顾的跳进去。

  因为,他怕,这时日越是拖下去,他的心里的坚硬会一点一点的被抹平。

  自那一日,金明川将他带回军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金明川,小三子说,少帅很忙。

  山上的土匪越发的猖狂了,近日他又平添了几桩烦心事,被大雪封上的铁路终于通了,可是却从外面带来了不好的消息,日本人要来了。

  短短几日小镇上已经出现了很多陌生的面孔,他们操着生硬的汉语,开始和镇子上的人谈起生意。

  又要变天了,百姓都已经麻木,土匪,军阀,或者是日本人,他们不知道谁才是更坏的,不过都是打杀抢砸。可是念酒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

  不断的有伤兵送回来,有枪伤,也有冻伤。

  残肢断臂,士兵被冻得毫无知觉的手脚,念酒已经不像初时那样惊慌,他已经能够面不改色的处理那些淋漓的伤口,甚至咬着牙将那些坏掉的肢体割掉。

  可是,他延缓不了他们的伤痛。

  他们是金明川的兵没错,他们也曾经欺男霸女,横行乡里。可是,这些人也的确是在为这个镇子流血。

  念酒不能看着他们去死,他们需要大量的消炎止痛药,哪怕只是暂时的缓解他们的疼痛。

  这个昔日被这些军痞看不起的文弱小公子,如今每个人都恭恭敬敬的叫他一声陆大夫。

  “陆大夫,如果我的腿没了,你就一枪崩了我算了。”

  “陆大夫,救救我。”

  “陆大夫,帮帮我。”

  这些人把他当成了救星,殊不知他尚且不能自救。

  “陆小公子?陆小公子?”

  耳边响起胡老板的声音,念酒回过神来,手里的茶盏都已经失了温度。

  “胡老板,你想要什么?我如今,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和你交换。”

  念酒苦笑了一下,胡老板如今被佛四爷养着,自己经营着几家戏院,佛四爷虽然不像金明川一样手握重兵,但是他为人心狠手辣,只做赚钱的生意,这几年佛四爷已经垄断了这一带的黑道上的所有生意,他佛四爷跺一跺脚,地面也会跟着颤一颤,这胡老板,到底还有什么不满。

  胡光平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陆小公子,我只不过是敬重你的才学,想要助你离开金明川而已,你……”

  “胡老板……”

  胡老板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半大的小子忽然从外面跑了进来,在胡老板的耳边窃窃私语。

  胡光平听完之后,脸色大变,他看了一眼念酒,然后匆匆起身:“陆小公子,抱歉,家中忽有急事,我们改日再聚。”

  说完,便带着那小子匆匆往外走去。

  念酒起身,看着胡老板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也填一分狐疑,自己与这胡老板的对话似乎有哪里不对。

  杯中的茶已经凉了,约他的人已经走了,念酒也不敢多留,若是一会儿小三子发现自己不见了,只怕是又要生出一些无谓的事端。

  念酒缓缓的朝门口走去,看来,只好下次找机会再单独来一次了。

  念酒走到门口,将大衣收紧,呼出的热气,在他面前变成白雾,随即随着外面的凉气扑面而来。

     “请问,是陆桑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念酒回头:“你是?”

  

  “念酒不知道吧?”

  金明川半靠在椅子上,炉火燃着,霹雳啪啦的响,映的小三子的脸红彤彤的,他的脸越红,就越发的映衬得金明川那毫无血色的脸。小三子站在金明川的身边,红了眼眶。

  他根本没听金明川在说什么,目光一直盯在少帅肩头的那个巨大的伤口。

  小三子跟这金明川有三年了,在他眼里,少帅一向都是运筹帷幄的,他见过少帅和那些穷凶极恶的土匪斗恶斗狠,也见过少帅和那些暴躁粗鲁的军阀虚与委蛇。

  可是他却从来没见过少帅受伤的样子。

  金明川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他的唇色淡的几乎和他如白纸一般的脸色一样,小三子看得出,少帅在说话的时候都在微微发抖。

  是失血过多吧,再加上剧痛,少帅毕竟也不是铜筋铁骨,他也会痛的吧,小三子暗暗的想。

  “我出来的时候,陆小公子正在给老许看腿,我叮嘱过那几个暗哨了,一定要跟紧陆小公子。”

  “这段时间,不要让他来见我,我受伤的事不能让外人知道。”

  “是,少帅。”

  小三子终究是个孩子说着说着,语气中就带了哭腔:“少帅,是不是日本人干的,老子跟他们拼了。”

  金明川虚弱的笑了一下:“老子?小崽子,等毛长齐了再说吧。”

  “还是那个矿……。”

  “小三子!”

  金明川忽然一声低喝,吓得小三子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这,是不该你知道的事。”

  “少帅,小三子知错了,少帅饶了小三子的狗命吧。”

  金明川疲惫的阖上了眼:“罢了,这件事情,以后若是再敢提起,我就让院子里的狼狗撕烂了你的嘴。”

  小三子身子哆嗦了一下,磕头如捣蒜。

  “报告。”

  一个警卫走了进来:“少帅,陆小公子的确是出去了,他去和春戏院见了胡老板。”

  金明川点了点头,摆了一下手,警卫敬了一个礼,退了下去。

  小三子哆哆嗦嗦的说道:“少帅,小三子走的时候,陆小公子他还一直都在的。少帅……我……”

  “行了,你还是快些回去吧,若是你我都不露面,他难免起疑,胡光平,哼。”

        他冷笑了一声,目光中尽是阴郁:“不过一个戏子罢了,谅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是。”

  小三子爬起身来。

  “小三子,念酒他,这些日子可能问起过我。”

  金明川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小三子,迟疑良久,终还是问出了口。

  小三子面带难色,支吾了半天。

  金明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就让他恨着,怨着吧,不管如何我都会护他周全。”

  他睁开双眼,看向窗外:“暴风雪,怕是要来了。”

  

评论(59)
热度(147)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