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七)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丫头,东西就不用收拾了,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我一样都不会带走。”

陆念酒站在卧室的正中央,看着丫头把一件一件的东西收好,又一件一件的拿出来。

“小少爷。”

丫头扑腾一声跪在了念酒的面前:“别的东西带不走,横竖您把我带走吧,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帅府里,我怕。”

丫头用双膝蹭到念酒脚下,抱住了念酒的腿。

念酒的眉头轻轻的皱起,一股劣质的胭粉气夹杂着熟悉的汤药味儿冲进念酒的胸腔,念酒想咳,但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捂住了嘴。

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心软了,自从丫头来了之后,没日没夜的陪着自己,为他煎药做饭,陪他说话解闷,凡事都不假人手。

她虽然年幼,却早早的跳入这滚滚风尘之中,会察言观色,懂揣摩心思,不然她怎么可能活下来。

她知道自己的价值是什么,只有伺候好了陆小公子,自己才有活路。

不然,堂堂金家为什么会买她一个风尘女子回来。

跟在陆念酒身边很好,小公子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不会打她骂她,唯一让她不懂的就是陆念酒也从来不碰她。

可是,现在陆念酒要走了,她该怎么办?

“丫头,我是去军营,那里都是男人,怎么能带你去。”

念酒看着丫头,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她不过是个可怜的人,只可惜,如今的陆念酒自己也只是一叶浮萍,飘摇无依。

“陆小公子。”

丫头猛然站起身,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白花花的胸脯,抓起念酒的手,就往自己身上按。

念酒被她举动吓到了,一把将她推开。

“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公子是不是嫌弃丫头伺候的不好。”

丫头说着又扑了上来,死死的搂着念酒的腰,将头埋在念酒的怀中。

“丫头,你这又是何苦,和你没有关系的。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喜欢女人的。”

“我不信,我不相信,念酒少爷,您就要了丫头吧,您带我一起走,如果我被金家退回去,妈妈会打死我的,这镇子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金家啊。”

说到底,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念酒被她哭的心慌意乱。

“丫头,我真的帮不了你。”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冷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丫头身子一颤,跪坐在地上。

金明川大踏步走了进来,只是轻轻的一瞥,堆坐在地上的丫头就瘫成了一团。

“打扰二位雅兴,实在抱歉,不过念酒,你该走了。”

念酒诧异的看向金明川,金明川的脸绷的紧紧的,看不出任何表情。

“金伯伯不是说他派人送我过去吗?”

念酒没有动。

“哦,刚好我也要回去,念酒,你不会以为你如今重要到还要专人接送吧。”

金明川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那是一丝讽刺的笑。

念酒穿上外套,金明川扫了一眼屋子:“把我的大氅披上。”

念酒顺从的将那件厚重的大氅披在身上,两个人经过丫头的时候,念酒身后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

念酒迟疑了一下,站住了脚。

“少帅。”

金明川似乎早就在等着念酒开口,念酒的声音刚落,他马上就转过身来。

“少帅,丫头这些日子伺候我伺候的很好,你,能不能让她留在金家做个粗使丫头。”

“念酒这是在替她求情?你们的感情不错嘛。”

“少帅别说笑了。”

金明川凑近念酒的脸,看着念酒那淡无血色的嘴唇轻轻的抿着,一个淡淡的酒窝印子显了出来。

他戳了一下念酒的脸:“念酒,笑一下嘛,我是最喜欢看你的酒窝了。”

念酒抬起头,对着金明川的眼,他轻轻的勾了勾嘴角,笑了。

“真听话啊,念酒,我爹让你去哪你就去哪?以前你怎么没这么听话?你可知道,求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念酒咬着牙:“我知道。”

金明川和他对视了几秒,然后哈哈大笑:“好,老陈,把丫头带下去,安排她到后厨,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她。”

 

马路很平坦,念酒缩在大氅当中,车子晃晃悠悠的,念酒有些发困,他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

短短半天的时间,和金老爷子对峙,又从金家出来颠簸在路上,对于一个病人来说实在有些勉强。

可是,他不敢睡,因为在他身边,那人一双眼,像是钢针一般,扎在他的身上。

念酒强睁着眼睛,头几次撞在车窗上。

金明川伸出一只手,一把把念酒的头扣在自己胸口,沉声说道:“不要乱动,睡觉。”

金明川的胸口很温暖,他的心跳有力一下一下,念酒居然跟着他心跳的节奏,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念酒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军营中的住处。

有些简陋,当然是比不上金家。

但是在这军营当中已经是很好的了,因为是紧挨着金明川的房,他归国时带回的东西,也好好的摆在那。

“醒了?”

念酒一僵,他循声望去,只见金明川坐在桌子旁,外面黑漆漆的,屋子里也只是点了一支蜡。

“大雪压断了电线,已经派人去抢修了。”

“那你在这干什么?少帅?”

“念酒,你不是不喜欢黑吗?”

金明川手里拿着一个酒杯,他没有看念酒,似乎是对那酒十分感兴趣。

“我刚才答应了你的请求,念酒你难道都没有什么表示吗?”

“你说。”陆念酒在黑暗中苦笑。

“念酒啊,过来,陪我喝杯酒吧。”

“你知道的,我不喝……”

“不是让你喝酒,是让你陪我喝酒,就像我们以前那样。”

念酒的心,像是被巨大的钟摆击中,脑中都跟着嗡嗡作响。

桌子上的烛火闪了几闪,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念酒深深的吸了口气:“好。”

念酒走下床,身子还是轻飘飘的,似乎随时都会飘起来。

他在金明川的对面坐下,这才发现,桌子上的酒,竟是陆家的。

金明川站起身,将自己的大衣披在念酒身上,然后拿起一个酒杯到了一杯酒,放在念酒的面前。

念酒刚要张口,金明川说道:“不会让你喝的,我们不是说好了吗?就像以前那样。”

念酒闭了嘴,金明川的脸在跳动的烛火中显得有些不真实。

他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阿金哥哥。”

“念酒啊,你知道吗?自从你走了以后,就再没有人陪我喝酒了。”

“少帅不要说笑了。”那日,他是亲眼见了那绿旗袍的女人嘴对着嘴喂酒的。

“呵,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来,我们干杯吧。”

金明川举起手中的酒杯,看着念酒微笑。

念酒缓缓的端起自己的酒杯:“好,那我就祝少帅步步高升,得偿所愿吧。”

金明川仰头,将一杯酒喝掉。

“得偿所愿,念酒,我还是希望你祝我开心呐。”

“少帅,您不是说过了吗?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那儿时玩笑话,不提也罢。”

“念酒啊,我们今晚,就假装一次好不好?”

“对不起,少帅,我没办法,三三已经死了,我的家也亡了,少帅,请您不要忘了,您答应过我,要为我报仇的。”

一只温暖的大手抓住了念酒的手腕。

这温度让念酒不忍推开。

他抬起头,看向对方,金明川的脸近在咫尺:“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当年三三没有死,你,还会恨我吗?”

念酒的心脏似乎在那一瞬间停拍。

“阿金哥哥,成亲不是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吗?那我喜欢阿金哥哥,我们可以成亲吗?”

“可以啊,阿金哥哥也只喜欢小酒儿一个呢,将来长大了,阿金哥哥就娶酒儿做娘子。”

“凭什么我做娘子,我不要,我要阿金哥哥做我的娘子。”

“好,好,阿金哥哥给你做娘子,我的小酒儿。”

幼稚的童声在念酒的耳边响起。

他看着金明川的脸,身子却渐渐发凉。

“还是我给那两个老东西收的尸。”是士兵抱怨的声音。

 “我早就对他说过,不要一味的守财,破财才能免灾么。”是金老爷子冷酷的声音。

“土匪,是土匪杀进来了!救命啊!”是丫头绝望的声音。

“不要……再叫我阿金哥哥了。”那是金明川无情的话。

如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念酒缓慢的,坚定的掰开金明川的手:“金明川,没有什么如果,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

 

夜,似乎格外的漫长,长到整壶的酒都喝完了。

夜,似乎又格外的黑,黑暗将一切吞噬,包括那微弱的烛光。

念酒披着衣服,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略有醉意的金明川摇晃着站了起来,他走到念酒的身旁,看着他并不安详的睡颜,慢慢的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念酒,小酒儿,你还是喜欢我的对吗?”

念酒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梦话。

金明川把头凑的更近了一些,他终于听清了。

“阿金哥哥,你快回来吧。”

金明川的声音有些哽咽:“小酒儿,从今往后,我们好好的好不好?”

 

 

 


评论(93)
热度(205)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