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四)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案边的香炉飘出屡屡青烟,烧开的热水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屋子里的温度让人发困,熟悉的香气让念酒的心神有些涣散。

这曾经是他最喜欢的香,幼时,每每阿金哥哥来找他玩,他都会凑近阿金用力嗅个不停。

“阿金哥哥不知羞,堂堂男子汉,涂脂抹粉,像个姑娘。”
“小酒儿,这不是胭脂,是香,奶妈用香薰了我的衣服。”

 

小酒儿,小酒儿,小的时候他就喜欢这样叫他的名字,语气轻柔尾调上扬。

“小酒儿,水开了,给我沏茶。”

如今这人仍然喜欢这样称呼自己,可是,语气中却不再有丝毫的宠溺。

念酒轻叹了口气,收回思绪,把茶壶倒满。。

 

金明川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整个早上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门里盯着墙上的地图。

剿匪一役虽然让对方损失惨重,但是金家军也伤亡不少,听说为此金老爷子还大发雷霆,罚金明川在祖屋里跪了一夜。

金明川背对着念酒,呢喃着什么。

他的背微微有些前倾,像是永远都背负着什么东西,念酒曾经还为此嘲笑过他。

而每次金明川都会无所谓的耸耸肩:“小酒儿,我的背还不是你压弯的,每次把你惹哭,都要把你背起来唱歌给你听。”


啧,一时失神,热水从茶杯中溢了出来,他赶紧停手,胡乱的将热水撇开。

阿金回过头,看着念酒手忙脚乱:“小酒儿,你是不是有心事?”

 

“你……是为了我吗?”

是为了我才唐突的出兵吗?是为了我才顶着金老爷子的责罚默不作声吗?

念酒的手在半空中僵住,终于缓缓的吐出几个字。

金明川盯着陆念酒好半天,忽然迸发出一阵笑声:“我的小酒儿,你还真是天真。”

 

“报告!”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少帅,佛四爷的人到了。”

“让他进来吧。”

金明川转身坐到了案旁的太师椅上:“小酒儿,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答案来了。”

 

门上的棉帘掀起,陆续的走进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人,年纪看上去与念酒相仿,剑眉星目,眼波流转自带风流。

一身青绿色对襟长褂,颜色俏皮却又不失端庄。

这人念酒竟是见过,正是本地有名的旦角胡老板胡光平。念酒还记得,胡老板成名的那一年他刚刚准备出国,初次登台就惊为天人,连省城里的大官都不远千里来一睹芳容。

如今几年过去了,他仍是风韵不减当年。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身着黑色短褂的手下,手里捧着两个沉甸甸的匣子。

“不过是送钱而已,居然劳烦胡老板亲自跑一趟。”

看清来人,金明川竟一点都不惊讶,他半靠在座椅上,动也没动,只是微微的冲来者点了点头,举手投足之间未见丝毫语气中该有的客气。

“念酒,给客人倒茶。”

“念酒?陆家的小公子?”倒是对方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微微的吃了一惊。

“是啊,陆小公子现在暂归我旗下,是我的贴…身…警卫。”

金明川说的很慢,眼睛像是锲子一般钉在念酒脸上。

念酒紧紧的咬着牙,一边的脸上浮出深深的酒窝。

“胡老板,请用茶。”

惊讶过后,来者开始用玩味的目光打量着陆念酒。

“少帅,您和胡老板有事,属下就先下去了。”

念酒刚想转身出去,却被金明川慢悠悠的叫住:“我和胡老板只是谈生意,念酒,你,留下。”

念酒硬生生的停住脚步,在一旁站定。

两个黑衣手下将两个沉甸甸的匣子放在桌上:“金少帅,这是这次的报酬,四爷说了,他很满意,希望下次还能和贵军合作。”

金明川没有动:“念酒,打开验验货。”

念酒打开其中一个匣子,整匣的大洋,银光闪闪。钱,很多的钱。

“回去和佛四爷说,下次我可要加价了,这一趟伤了我多少兄弟,安抚费就要花上好大一笔。”

胡老板抿了一口茶:“真是好茶啊,少帅真是好雅兴,香茗入口,美人相伴,让你的那些兄弟替你出生入死,做人,不能太贪啊。”

“怎么?佛四爷这是不想和我金某人做生意了?”

“佛老四他怎么想的不知道,我就最看不起有些兵痞,唯利是图,仗势欺人,为虎作伥。”

“胡老板,有些时日没登台了吧,听说佛四爷最近又迷上了一个新角儿,日日去捧场,却让你来打发我这个兵痞?”

“你他妈的少胡说。”

“胡老板亲自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不过胡老板也不用放在心上,不过就是逢场作戏,戏子嘛,不过就是消遣的玩意儿。”

金明川说完之后,懒懒的站了起来:“我乏了,念酒替我送客。”

胡光平俊俏的脸绷的紧紧的,半晌终于恢复了笑意:“那好,金少帅,胡某告辞了。”

陆念酒跟在胡光平的身后,将他送出大营。

胡光平走的又快又急,才下过一场雪,地上留下他杂乱的脚印。

行至门口,胡老板忽然停住,转身看向念酒。

“陆小公子。”

“胡老板,不用这么客气,念酒如今不过是少帅身边的跟班。”

“陆小公子,听说你留学多年,也算是知书达理,为什么要跟着金明川这样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他这种人,为了钱可是什么都干得出。”

念酒微低着头,攥紧了拳头。

“你要是跟他混不下去了,大可以来找我,我这人虽然读书少,但是最敬佩你们这样的读书人,你这样的人物跟着金明川实在可惜。”

“多谢胡老板赏识,只是念酒身负血海深仇,怕是要辜负了胡老板的一番美意了。”

“呵,你以为金明川会替你报仇吗?你们陆家的惨案我也有所耳闻,至今连凶手是谁都不可知。你怎么就信了他了。你可知道,为了让他动兵,佛老四花了多少大洋。”

念酒想挤出一个笑脸,却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冻僵。

“胡老板,念酒有一事请教,这次剿匪,是佛四爷和金明川的交易?”

“西山那伙胡子,抢了几次佛老四的烟土,宿怨已久,佛老四是靠烟土起家的,有人敢动他这上面的生意,他怎么肯罢休,起先老四就找过金家,只是那时你们陆家那棵摇钱树尚在,金家不肯动手。如今陆家亡了……”

“够了,谢胡老板实言相告。”

念酒打断胡光平的话,转身朝兵营走去。

 

不过是他想多罢了,他哪里来的自信,金明川会为他以身犯险。昨天,他抱着枪嘶吼的样子在金明川看来一定蠢极了吧,难怪金明川一直说自己蠢,陆念酒,你是真的蠢。

 

念酒在院子里的一垛杂物旁坐下,雪又下了起来,越下越大,他的身上似乎已经失去了温度。

 

“妈的,真是倒霉,这么大的雪,还要去给那两个老东西扫雪。”

两个士兵在念酒的旁边站定,互相给彼此点了一根烟,天色阴暗,两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很天地融为一体的念酒。

“别抱怨了,小心被少帅听见。”

“你说少帅怎么回事,既然那么不待见陆念酒,干嘛把他留在军营里,当初那两个老东西,还是我去给收的尸。不会是看那小公子细皮嫩肉,嘿嘿……”

念酒浑身被冻的僵直,血液都像是凝固了一般。他想站起来,抓住那个说话的人的衣领问个清楚,他们说的老东西到底是谁。

“艹,别说了,少帅来了。”

两个士兵慌忙把烟头扔在地上,站直了身体:“少帅,少帅。”

“你们没有事做吗?”

金明川冷冷的说道。

两个士兵相互看了一眼,退了下去。

金明川走到陆念酒的面前,蹲下身仰头看着他:“小酒儿,你躲在这里做什么,是又想跟我玩捉迷藏吗?”

一瞬间,念酒似乎回到了他们一起玩捉迷藏的小时候,念酒藏的太好了,好到所有的小伙伴都找不到他。

天快黑了,他冻得发抖,可是,他不知道游戏有没有结束,倔强如他就算是玩游戏也不想输。

然后,他就看到了他的阿金哥哥,笑着对自己说:“小酒儿,游戏结束了,你赢了,我带你回去。”

陆念酒哆嗦着已经冻的青紫的嘴唇:“阿金哥哥,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家没有了,我爹娘没有了,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评论(64)
热度(199)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