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三)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你醒了?”

陆念酒睁开眼,一个纤弱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是你?”

“少帅让我照顾您,他说……也许你会喜欢我。”

女孩被厚重脂粉覆盖下的脸庞,居然看出一丝红润。

念酒扶额,头还是很痛,外面已经天光大亮,昨晚金明川到底给自己喝了什么东西。

对了,金明川人呢?

他左右看了看,他仍然躺在昨晚的屋子里,酒席已经散去,空留一屋的奢靡气息。

“少帅已经走了,他让你天黑再回去。”

女孩虽然仍然怯怯的,但是却也有一些小聪明。

“你……叫什么?”

念酒始终没有去看她的脸,这张脸,这双眼睛,再配上这身扮相,金明川,你,一定是故意的。

“我吗?我叫丫头。”

“哪有人会叫这么随便的名字。”这里的姑娘,哪个名字不是桃红柳绿姹紫嫣红的,丫头,也未免有些草率。

念酒摇头。

“丫头是少帅给我起的,我本名叫九儿,少帅第一次听到我的名字,就大发雷霆,他说我是薄命之人,怎能折煞了这么好的名字,叫丫头就行。”

女孩低下头,似有千般委屈。

念酒扶着床沿上坐了起来,冷笑一声。

“富贵皆由命,他又凭什么决定别人。”

小丫头被念酒的话吓到,腾的一下站直了身体:“小公子可别乱说话,在这个镇子上,少帅就是我们的天,只有他,能保这一方安宁。”

念酒的目光黯淡下去,是了,如今他是高高在上盘踞一方的少帅,而自己也不得不在他的面前低头,他,陆念酒一个报仇无门的丧家之犬有什么资格。

“您还是先吃些饭吧,已经过了晌午了。”

“我,已经睡了这么久了吗?”

念酒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一觉居然意外的香甜,他记得自己似乎哭了,朦胧中有一团火包住了他已经冰冷的躯体。

手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的整整齐齐,棉厚的纱布一层一层的缠绕着他的手心。

“我现在就走。”

念酒穿上鞋,意料之外,鞋子居然是温的。

“少帅走的时候特意吩咐了我,把鞋子放在了暖炉边,他说你最是怕冷了,尤其是脚……”

丫头说到这里忽然住了嘴:“您还是先吃东西吧,不然少帅知道了,会骂的。”

“哼,他装什么好心。”

让他在雪地里站了几个小时的是金家人,当着妓女的面羞辱自己的也是阿金,心若是凉透了,又岂能暖的回。

“我走了,谢谢你。”他没有忘记,这里可是镇上最大的妓院,他陆念酒居然在这纸醉金迷的温柔乡里过了夜。

念酒穿戴整齐,朝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他又停了下来:“丫头,你……有家人吗?如果你想离开这里,我可以去……求金明川。”

他直呼那人的大名似乎吓到了丫头,女孩的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般:“我在这挺好的,谢谢小公子的好意,只是我家人早都已经死光,出去也是孤苦伶仃,倒不如在这里,虽然挨打受骂好歹有口饭吃。”

念酒摇头叹气,是了,是自己多事。

一个自身尚且不保的人,居然还想着救别人。你以为是苦海,于别人却是天堂。

推开门,门口站着两个士兵,见念酒出来,两把枪横住挡住去路。

“你们这是做什么?”

念酒不解。

“少帅吩咐了,天黑之前,你不能离开这里。”

“我是少帅的贴身警卫,不是应该跟在少帅身边吗?金明川在哪?让我去见他。”

“哼,贴身警卫?自己是个什么货色自己不清楚吗?”

昨晚和他一起站岗的士兵有些轻蔑的说道:“就你这副德行,只怕还要少帅保护你,陆小少爷,我劝你还是识相一点,少跟我们耍少爷脾气,陆家早就亡了。”

陆念酒面色如纸,双拳紧握,被包扎仔细的纱布上渗出点点血迹。

阿金哥哥,你辱我轻我也就罢了,就连你的手下也这样看不起我。

陆念酒看着阴森森的枪口,僵硬的说道:“若我执意要走呢?”

“少帅说了,你要是敢踏出这门一步,我们就毙了你身后的丫头,你不想再有人因为你丧命吧?”

枪口一转,对准了身后呆呆发愣的丫头。

陆念酒紧紧的咬着嘴唇,直到下唇失去了血色。

“小少爷,饶命啊。”

丫头身子一软,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

轰,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巨响,随即便是密集的枪炮声。

两个士兵对视了一眼,子弹上膛:“你还不进去。”

陆念酒呆呆的任由士兵将他推进房中,他深知如今世道不太平,也知自己父母死于非命。

但他终究是被陆家捧在手心里的人,虽然身负血海深仇,却从未见过血腥。

他没有经历过连绵的枪声,也没有感受过地面和房屋在炮火中晃动的震撼。

战争,枪火,离他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他走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头面前,轻轻的扶起她来。

女孩哭的一塌糊涂,一道道的泪痕花了小脸。

“丫头,别哭了。”

念酒轻轻的说,可是,他的声音在这炮火声中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土匪,是土匪。”

丫头发了疯一样的尖叫:“是土匪进城了,饶命,饶命。”

女孩彷徨无助的脸上是滑稽的妆,念酒看着她,心中一软,轻轻将她揽入怀中:“别怕,没事的,有我在。”

像是经历了几个世纪,外面的终于平静了下来。

门被猛然推开,门口的警卫走进来。

“怎么样,陆小少爷,被吓傻了把?”

“啧啧,这细皮嫩肉的富家少爷就是没用。”

“我可以走了?”

念酒放开默默流泪的丫头,站起身来。

天,已经全黑了。

两个警卫没有把念酒带回金家,而是把他带到了军营。

到处可见的伤兵,惨叫声,哀叫声,空气中都带着血腥的气味。陆念酒在国外学医两年,这,却是第一次他赤裸裸的面对伤痛和死亡。

 

“金少帅在哪?”

念酒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太冷了。

“少帅吩咐枪声停了就让我们带你来找他。”

其中一个警卫一把抓住一个从他们面前跑过的士兵:“少帅人呢?”

士兵带着哭腔:“那边抬回来一具尸体,都被打烂了,有眼尖的兄弟认出来那是少帅的衣服,只怕……”

“妈的,你他妈放什么狗屁?”

“是真的,你自己去看吧。”

“艹!”

警卫员大骂了一声,扔下陆念酒就往那人指的方向奔。

念酒迈了一步,脚像是深深的陷入了雪地里一般,拔也拔不出,动也动不了。

雪花砸在他的鼻子上,如有千斤,硬生生的砸的他的鼻子发酸。

“少帅。”

一声悲凉的哭嚎,瞬间整个军营像是被传染了一般,呜咽声渐渐蔓延。

“嚎什么嚎!”

念酒大吼一声,他僵硬的腿终于从雪地中拔了出来。

这群枪口上玩命的军人,居然都被这个纤弱的小公子的一声吼给镇住了,忘记了喊疼,忘记了悲痛,都直愣愣的看着他。

陆念酒咬紧牙关一步一步的朝那具尸体走过去。

还没走近,他就看到了那个已经残缺的披风,是金明川的,昨天那人出门之前就站在门口,转过头来时唇角还带着笑意:“小酒儿,把披风帮我披上。”

这具模糊的尸体,真的是金明川的吗?

他应该高兴,还是沮丧?

不,不行,金明川,你还不能死,你答应我的事还没有做到,你还欠我很多的解释。

“少帅。”又是一声痛彻天地的吼声,那个警卫扑通一声跪倒在尸体前。

“枪,给我枪。”

念酒喃喃的说道,周围人都傻傻的看着他。

“嚎什么!你们的骨气呢?人死了,就报仇,难道就让这个王八蛋白死了吗?”

他恶狠狠的从旁边一个士兵的手里抢过一把枪,枪身冰凉,如坠寒窟。

“都他妈给我起来,杀了那些土匪。”

念酒双眼通红,面色铁青,哪里还是平日文静的小公子模样。

 

枪好重,坠的念酒一头栽倒在雪地上,枪头的刀刃划过他的脸颊,迅速,无声。

念酒趴在雪地上,感觉浑身都被冻住了。

 

金明川死了,还有谁能救自己,谁来救救他。

 

“念酒。”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念酒回头,看到风雪中的那个人,军绿色长裤包裹着修长的腿,雪白的衬衫血迹斑斑。

金明川缓缓的走到他的面前,扶着他的腋下,将他整个从地面拖起。

他的脸上还带着笑,笑意似乎是因为寒冷而微微发颤。

陆念酒看着他伸出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小酒儿,你哭了,这眼泪是为我流的吗?”


评论(64)
热度(211)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