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二)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OCC预警


前文请戳☞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这雪,是越下越大了。

陆念酒站在房檐下,看着漆黑的天空发呆。

屋子里灯火通明,倒映出几个人的剪影,觥筹交错。不断的传出女人的娇笑声和男人的低语。

有雪花钻进他的脖子里,凉凉的深入骨髓。

念酒裹紧身上的军大衣,雪已经没过了他的鞋面,他下意识的跺了跺脚,脚早已经麻木,没有知觉。

他跺的很小心,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屋子里的打闹调笑声忽然戛然而止。

吱嘎,门被推开了。

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探出头来,她云鬓松散,脸上带着红晕,一件墨绿色的旗袍包裹着曼妙的躯体,酒气和廉价的胭脂味儿混在一起。

念酒皱皱眉,可惜了这张皮囊。

女人看了看左右,然后问道:“哪个是陆念酒,少帅让你进去。”

陆念酒迈着僵硬的步伐跟在女人身后走进屋里,屋子里温暖如春,这扑面而来的热气让念酒忍不住大大的打了个寒颤。

女人扭动着腰肢走一屁股坐在了金明川的腿上,金明川暧昧的捏了一下女人的腰,惹得女人发出一串笑声。

他笔挺的军装外套被胡乱的搭在椅子上,大开的衬衫领口,露出一片结实的皮肤,衬衫被揉搓的皱巴巴的,上面还留着模糊的吻痕。

念酒冷笑一声,将目光移到别处,却对上一双怯怯的眼睛,在酒桌旁还站着另外两个女人,不对,也许只能说是女孩。

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虽然也是浓妆艳抹,却没有那个旗袍女人的世俗和风尘。其中一个女孩的脸上还挂着泪痕,怯懦的看着陆念酒。

这双眼睛,这张脸。

念酒心中一震,他愤然转头看向金明川。

那人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念酒啊,给本帅倒酒,这两个小丫头笨手笨脚的,没有念酒你伺候的好。”

陆念酒浑身僵硬,攥起了拳头,最终却还是淡淡的点头说道:“是,少帅。”

旗袍女人撒娇般的端起酒杯:“少帅,你这是嫌弃人家做的不好吗?”

金明川拍了拍女人的脸蛋:“宝贝儿,你这么金贵的人,怎么能让你做这粗活呢?这种活就应该让下等人来做。”

啪,酒杯不听话的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吓的屋子里的人都是一震。

“对不起,少帅,是我手抖了。”

念酒低着头,去捡地上的残片,一不小心,锋利的玻璃就在他白嫩的手掌划出一道血痕。

清冷惨淡的白,触目惊心的红。

下人,没错,他现在的确是下人,连个妓女都不如。

阿金哥哥,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对么?

那天,面对他的请求,金明川居然没有过多的为难,只是说出了他的条件,报仇可以,但是他要留下来,留在金家,做金明川的贴身警卫。

陆念酒知道,他是在羞辱自己。

可是,他没有别选择,金家是这个镇子上最大的武装势力,如果有谁能对抗山上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土匪,那么也只有金家了。

他原本以为金明川会提更过分的要求,毕竟他曾经……可是,他没有。

这些天,他的确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下人,端茶倒水,站岗放哨,就连出来找女人,也要他跟着。

除了忍,他没有别的办法。

奇怪,手上的伤口居然一点都不疼,难道自己的手也冻坏了不成。

“你们两个是废物吗?”

一声暴喝,两个小女孩慌忙上前,争抢着把地上的残片打扫干净。

“哎呀,少帅,你发什么火,早说了让我来了,你看他那个样子,笨手笨脚的。”

旗袍女又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一口,然后头朝金明川的脸上贴去。

“哎,你流血了。”

一声尖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有血滴滴答答的滴到地上,落在红彤彤的地毯上,是那个小女孩。

“你个死丫头,想要吓死我不成,不过是流了点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旗袍女将酒杯摔在酒桌上,大声骂道。

小女孩缩着脖子弱弱的还口:“可是他……流血了。”

“还敢顶嘴,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

“够了!”

“少帅。”

“你们都下去吧,扫兴!”

“少帅,别生气嘛,今晚,我陪你玩点有趣的。”

“我说都滚,没听到么?”

金明川冷冷的说道,声音不大,却让屋子里的温度瞬间归零。

旗袍女带着两个女孩骂骂咧咧的往外走,陆念酒迟疑了一下,也跟在身后。

才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小酒儿,你要去哪啊?”

陆念酒身子一僵。

“过来,到我这里。”

金明川指了指他旁边的椅子。

念酒慢吞吞的走到他的身边站定:“少帅是要休息了么?”

“念酒,你扫了我的兴呢。”

金明川的目光扫过陆念酒的手。

“对不起少帅,我这就走。”

“走?走去哪?坐下,陪我喝两杯。”

“我不会喝酒。”

“小酒儿,你说笑了吧,谁不知道你们陆家是做什么的?你居然说你不会喝酒,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金明川冷笑一声,将酒杯送到念酒的唇边:“喝。”

陆念酒看着金明川,眼睛有些酸涩。

你知道,你明明都知道的,你知道我从来不喝酒,你知道我虽然出生在酿酒世家却天生对酒过敏,只能闻不能喝。虽然叫念酒,可是我却一点都不爱酒。你,只是想看我出丑。

白炽灯发出滋滋的声响,屋子里再没有别的声音。

然后陆念酒笑了一下:“好,阿金哥哥,我喝。”

这酒像是兑了白水一般,没有丝毫的酒味儿,冰凉的液体落入腹中。

念酒把酒杯一扔:“我喝完了,可以走了吗?”

他站起身来,却觉得视线有些模糊,头也昏昏沉沉。

他听到金明川轻笑了一声:“小酒儿,你怎么还是那么蠢。”

他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手脚脱力的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团任人揉搓的棉花。

他冷笑,来了吗?终究还是来了吗?

金明川,阿金哥哥,你装了这么久,终于要撕破这层脸皮了吗?

陆念酒,金明川说的没错,你,是真的蠢。

他被放在了床上,头顶看到的是红色的锦缎帘子和上面精致的鸳鸯刺绣,有影子在他的头顶晃动,他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外套被脱了下来,然后是鞋子。

他的双脚已经冻的失去知觉。

“我会恨你的,比从前还恨。”

陆念酒忽然开口,在他身上忙碌的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丝毫的停顿,他听到金明川沙哑的声音:“我知道,既然不能爱,那就恨吧,至少这样你能记住我。”

一双火热的手,抓住了他的脚。

饶是他那双已经被动的麻木没有知觉的脚,也能感受到那温度。

有滚烫的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阿金哥哥,不要。”

良久,他听到一声叹息,他看到金明川扯开了自己的衣服,把他的双脚搂在了怀中。

“小酒儿,你看,你总是这么任性,你冻坏了,阿金哥哥会心疼。”

阿金哥哥,陆念酒小声的叨念着,他好像在做梦。




评论(72)
热度(225)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