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金酒缘(一) Ming&Kit 民国

军阀少爷&留学酒窝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我寄几,我又开坑了……脑洞来源于和小俺哥还有惠子的聊天。

名字来源 @阿茶多酚  不过我觉得念酒更顺嘴一些,就改了一下。不知道你起名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另外的含义,可以告诉我~

因为是民国风,所以名字还是取了中国人的名字。

金明川=Ming  陆念酒=Kit  人物性格还是参照剧中,但是严重OCC,提前预警一下。

这个我会尽量保证不坑,嘻嘻


 

  “阿金少爷,您回来了。”

  金明川将手披风交到管家手里,眼见着管家将披风上的雪扫去,眉梢的寒意竟比外面的风雪还甚。

  “老爷呢?”

  “三太太和五太太又在闹,老爷这会儿正在后院……”

  “哼。”

  阿金少爷冷哼了一声,管家马上闭嘴。

  一个五六岁的娃娃忽然从客厅一角跑出来,抱住阿金的腿:“大哥,你肥来了,陪窝玩。”

  娃娃口齿尚不清晰,仰着头看着阿金露出无邪的笑容。

  阿金面无表情,有些厌恶的挪开自己的腿,管家见状马上一把抱起小娃娃:“哎呀,我的小祖宗,你怎么跑出来了,奶妈,赶紧把小小姐抱进去。”

  早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从后面跑出来,将小娃娃抱走。

  管家小心的看阿金一眼,向旁边的愣愣的小丫头使了个眼色:“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少爷冷了吗?茶,递上来。”

  小丫头手忙脚乱的把茶递到已经跷腿坐在沙发上的人面前。

  阿金看着抖成一团的小丫鬟露出一个笑容:“老陈,不要这么凶,你看你都吓到小孩子了。”

  阿金端着热茶,轻轻的抿了一口。

  管家束手站在一边:“少爷,听说您今天去铁路上了?”

  “是啊,大雪封了山,没个十天半个月怕是通不了,这个冬天,怕是要难熬啊。”

  阿金长叹了一口,却发现,管家仍然站在旁边,一脸讪讪的表情。

  “你还有什么事?”

  阿金皱眉问道。

  “回少爷,陆家的小公子求见,已经在外面等了三四个小时了,老爷今儿心情不好,也没让人进来,这会儿还在后门站着呢。”

  “陆家?”

  阿金的眉头皱的更紧,管家见状连忙接话道:“就是镇上陆老板的小儿子陆念酒啊,他不是被陆老爷子送出国读书了吗?如今陆家败了,他也回来了,少爷,我看那小公子也怪可怜的。陆老爷子在世的时候,咱们金陆两家一向交好,如今他回来,家都没了,不如我们……”

  管家说到这里,并没有再往下说,而是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阿金。

  如今,金家大半部分的权利都掌握在金明川的手里,金老爷子已经算是半隐退的状态,而这阿金少爷,心思深沉似海,不然也不能在一众儿女的厮杀中夺得金的家的大权。

  老陈跟了老金一辈子,是看着这些小辈长大的,按理说在这金家也算是有点威望,连那些少爷小姐在他面前都要尊称他一声陈叔,除了金明川。

  可是老陈却心甘情愿的为金明川做事,因为他看的出,这才是能成大事的人。

  “念酒,陆念酒。”

  阿金眯着眼,抿了一口茶,喃喃的念叨。

  “是,就是,少爷,您原来还记得,您忘了,小的时候,你们俩个玩的最好,那时候,您非说念酒小少爷是女孩子,吵着让念酒小少爷给您当新娘。”

  陈管家说完,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阿金的脸上并没有一丝笑意。

  良久,阿金才放下手里的茶杯:“管家,请陆小少爷进来吧,外面这么大的雪,他那小身子骨怎么受得住。”

  “是,是。”

  管家点点头,飞快的朝门外走去。

  阿金将自己彻底放松的靠在沙发里,盯着自己的长筒皮靴。

  茶几上摆着水果,热茶,还有酒。

  精美包装的酒上赫然印着陆家出品。

  阿金冷笑了一声,从今往后,这世上怕是再也喝不到陆家的酒。

  陆念酒,我的小酒儿,你,终究还是回来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金明川坐直了身体,他的军装笔挺,发型一丝不苟,皮鞋锃亮,低着头从容的喝着热茶。

  他看到一双鞋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棕黑色的长筒皮靴,只是可能因为在雪地里站的太久,沾上了一层硬硬的白霜。

  黑色马裤,格子马甲,熨贴的领结,棕绿色的外披大衣。

  在往上是小巧的喉结,弧度好看的下颌,轻抿的嘴角和深深的酒窝。

  他的视线一路向上,直到对上那双清明的眼睛。

  清澈,透明,不含一丝杂质,就像是一汪清泉,对他来说却像是一壶烈酒。

  “阿金少爷。”

  对方的语气礼貌疏离。

  “念酒啊,你回来了。”

  金明川舒展双臂,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他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样子,惊慌失措,脆弱无助,他甚至没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丝的慌乱,陆小公子衣冠楚楚的站在他的面前,不像是一个家道败落的丧家犬,却更像是一个学成归来的贵公子。

  是了,这才是陆念酒,那个高傲任性的小酒儿。

  “阿金少爷,好久不见。”

  “坐下吧,管家,上茶,我爹真是老糊涂了,怎么能这么怠慢我们的陆小公子。”

  看着陆念酒那微微颤抖的双手握成拳,金明川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看你能撑到几时。

  喝了一口热茶,阿金看到陆念酒明显的打了个寒颤。

  他没有开口,只是用目光在陆念酒的身上扫来扫去。

  如今,这人就在他的屋檐下,他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不看个够本怎么行。

  大概是感受到了阿金的目光,陆念酒不安的跺了跺脚:“我这次来,是来求阿金少爷的。”

  “求我?”

  “是的。”陆念酒抬起头看着金明川,对上他戏谑的目光,他有那么一丝迟疑,但是还是继续说下去:“求你。”

  “陆小公子有什么事能求到我呢?我们金家,不是过是土匪出身,有几杆破枪,身上背的都是人命。”

  阿金慢吞吞的说道。

  “对不起,阿金哥,以前我年少无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阿金哥你如今是副帅,统领一方军队,只有你,才能帮我。”

  陆念酒看着阿金,眼中似有水光闪动,天知道他说出这番话时,是什么心情。

  “小酒儿,你真是说笑了,我们金家不过也是傀儡,盘踞在这个小镇上,我爹说好听点是大帅,你知道镇上的人都怎么叫我们吗?兵痞。”

  金明川忽然探头凑近,火热的呼吸喷在陆念酒脸上,他下意识的闭眼,谁知金明川却又退了回去。

  再睁眼时,金明川手里多了一个古香古色的酒瓶。

  陆念酒看着酒瓶上大大的陆字,手指在掌心抠出一片血肉。

  酒瓶被打开,浓郁的酒香在空气中蔓延,泪水终于不听话的在他的眼中打转。

  这香气,陆念酒太熟悉,从小到大,他在酒香中睡觉,读书,在酒香中学会了叫爹娘,学礼仪。

  这酒成就了陆家本镇第一富户的大名,也成了害死他全家的元凶。

  当他千里迢迢从国外赶回家中的时候,他的家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破碎的瓦砾,坍塌的酒窖,空气中还残留着挥之不去的香气,可是他的家人却已经消失在了这片土地。

  谁也不知道陆家到底得罪了谁,只知道一夜之间镇上最大的商户陆家被山上的土匪灭门,只有远赴国外留学的陆小公子陆念酒幸免于难。

  邻居告诉他,出事之后,不知哪位好心人帮陆家收了尸骨,葬在了镇子后山。

  陆念酒跪在父母的墓前,他的手里还攥着爹娘的最后一封信:“如今军阀混战,世道艰难,战火已经蔓延到咱们这偏远的北方小镇,所幸爹娘已经把你送出国去。儿呀,什么时候不打仗了再在回来。不要惦记家里,爹娘没事,还有你金伯伯照应,他人虽然贪财了一些,但也还念及旧情,如今他拥兵自重,也算是这里的土皇帝。前几天,也不知道哪个政府,还赐他一个大帅的名号。有金家在,应该没人敢动我们。”

  到底是谁?是谁这么狠毒,害死他的全家。

  “爹,娘,你们放心,阿酒定会为你们报了这血海深仇,重振我们陆家的产业。”

  陆念酒抱着冰冷的墓碑一字一顿的说。

  可是,报仇谈何容易。

  没有了陆家,他什么都不是,想要报仇,只能借助这里最大的势力,屯兵此地,被封了帅的金家。

  于是,他在冰天雪地里站了三四个小时,等来了眼前的这个人,金明川,他曾经最敬仰的阿金哥哥。

  他讽刺的一笑,不是一向交好吗?陆家这么多年为了讨好金家花的钱已经不计其数。

  如今爹娘尸骨未寒,金家已经翻脸不认人了,那个记忆里总是带着笑容的金伯伯甚至见都不见自己。

  “小酒儿在笑什么?”

  金明川淡淡的一句将陆念酒拉出回忆。

  “阿金哥哥,我在求你。”

  金明川拿起酒,倒进自己的嘴里。

  白酒入口辛辣,火热的液体慢慢浸入他的喉头,他轻轻的啧了一下嘴,渐渐有了甘甜的味道。

  “好哇,小酒儿,你倒是说说,你要怎么求我。”


 其他相关MK文☞:我的逐月MK文整理

评论(52)
热度(201)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