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C日常】不通 Kim&Cop

好久没有更日常了,你们太甜了,我管不住我的手。

真人向,圈地子萌,不喜勿喷。

 

下午三点,你健身归来。

你给自己冲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从浴室里走出来,你站在镜子前,有一颗晶莹的水珠从你的手臂上滚落,你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离自己的训练成果更近一步。

发型还可以吧?胡子似乎有些长了。

你摸了摸自己有些扎手的下巴,忽然调皮的一笑,算了还是不要刮了,万一某人心血来潮想要摸自己的下巴呢?

换衣服的时候,你站在衣橱前看了好久。

选来选去最后自己都笑了。

我这是在做什么?好像有点蠢,你抓起那件黑色的T恤套在身上。

走到门口的时候,你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停了下来。

没有做头发,发丝服帖,乖顺的像个大男孩。

这可不行,你摇了摇头,接下来的时间,你可是要做他的Ming。

你想了想,顺手拿起挂在门口的帽子,扣在头上,认真的摆正露出的每一缕发丝。

抬腕一看居然已经快四点,奇怪,明明没有准备什么,却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站在门口,你又开始纠结,最终,还是选了那双鞋。

一出门,你就觉得有些不对。

热水澡的余温还未散去,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凉风就钻进了你衣服的下摆。

你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似乎是忘了什么东西,不管了,再磨蹭只怕就要迟到了。

你发动车子,跻身傍晚曼谷拥堵的街道。

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动一动,你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外面的风景,一边在心里暗暗盘算你和他已经有多久没见。

你在心里嘲笑自己现在的样子哪有一点像Ming,但是却在一遍一遍的排练,一会儿见面要如何微笑,要说些什么,要怎么样不动声色的多看那人几眼。

心早就不知道飞到了哪里,车子的广播偏巧放起了天生一对。

你跟着轻轻哼唱,一抬眼看到后视镜里的自己,你忍不住咧开嘴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眼角眉梢都是雀跃。

渐渐的,你的声音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眼底一抹焦急。

已经半个小时了,你才从一条街的街头走到街尾。

这会儿,车子被夹在车流之中,索性已经不动。

你掏出手机,眉头一瞬间舒展。

视频是经纪人发的,视频里的人正坐在地上,他剪头发了,模样乖顺更加可爱。

你得意的露出一笑,他果然穿了一件大大的白T,你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为自己这小小的心机得到满足而高兴。

但是这份开心并没有持续很久,你抬头看着眼前的车海洪流,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要在家里耽误那么久,不想迟了你们的约。

你掏出手机,把拥堵录了进去。

车堵,你的心里也堵,你揉了揉鼻子,居然呼吸也开始不顺。

经纪人又发来了一段视频,他仍然一个人坐在那里,读着大段大段的台词。

你看着那颗晃动的可爱的脑袋,那人嘟着嘴的样子,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埋怨:

“P,你怎么这么晚。”

你急躁的按了一下喇叭,急促短暂的鸣笛声很快被外面的喧闹淹没,你第一次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生出一双翅膀。

曼谷夜晚的街头,华灯初上,热闹非凡。

夜景应该很美吧,你却无暇看上一眼,刚才的雀跃已经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是焦急。

有人在等着你呐,你急躁的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

视频里的人虽然没有抬头,目光也不曾在镜头前停留,对于你来说,却是最为无声和致命的召唤。

快点,再快一点,有没有什么魔法,能把这街道上的车统统变光。你,不想让他等,不想浪费你们见面的时间,哪怕一秒。

急,很急。

迫不及待,心中有一只小猫爪子在不断地抓挠,你恨不得扔下车一路奔跑向前。

车子还是一动不动,一着急,你话唠的毛病就又犯了:“上课两小时,迟到一个半,老师,我进门的时候会去翻跟头的。”

“还没到啊啊啊啊。”

“谁都行,来帮我开车,我要跑着去了。”

“亲爱的曼谷,你为什么这么堵。”

一条接着一条的发送成功。

你在心里暗暗的祈祷,总有一条他会看得见。

 

终于到达的时候,你都已经麻木了。

你走进训练室,下午出门时的自信已经荡然无存。

长时间的堵车让汗水湿透了你的背,香喷喷的沐浴露的味道早就不见了,你只希望自己现在身上没有汗臭就好。

还好带着帽子,就算头发湿成一缕一缕的也没关系。

只是好像有些鼻塞,说话的时候都闷闷的。

 

看到你,他站起身来,打了个招呼。

你嘻嘻哈哈的笑着:“对不起啊,我来晚了。”

目光却是不动声色的打量。

他的反应很平淡,虽然是微微的笑了,但是酒窝都没露出来。

大该是生气了?

你的心一下子从原本的谷底坠向了更谷底,你真是个笨蛋。

排练的内容是剧情。

天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剧情都和争吵有关,你苦笑了一下,还真是应景。

你忐忑不安的准备了一天,穿越了大半个城市,居然是为了来和他吵架。

算了,这大概就是对你迟到的变相惩罚吧。

虽然如此,你们到底都是敬业的演员,记台词,入戏,很快你就变成了Ming他就是Kitkat。

只是当你看到他因为入戏而微微变红的眼角,难免有些心疼,心里暗暗抱怨,难道难得一次的见面要这样一直吵下去吗?

 

你们坐在墙边对台词的时候,你一直在揉鼻子,鼻塞更严重了,你用浓重的鼻音跟他对着台词。

这会儿,你们终于可以好好的说说话。

你也终于可以直视他的双眼,抓住他手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你似乎觉得你们又回到了剧组拍摄的那一天。

你们坐在海边,天色黑的刚刚好,月亮也很圆,你看着他的眼睛说着情话,亦真亦幻。

等你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紧紧的抓着他的手。

他小声的叫着你:“P,排练结束了。”

他小心地把自己的手从你的手里抽了出去,站起身来:“一会儿还有音乐课,我先去教室了。”

你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有些孤单。

手心的温度还在,温热,柔软。

你怅然若失的收回了手,提醒自己:“嘿,你现在不是Ming Kwan。”

 

 

整节音乐课,他都离你远远的,从见面到现在,你甚至句最近还好吗?都没问出口,更别说那句你演练了千百遍,语气流畅表情淡然的几天不见还挺想念了。

 

不通,全身都不通。

都怪自己偏要洗什么热水澡,都怪曼谷的车太堵。

 

你的鼻子也不通,高音唱不上,低音下不来。

音乐老师笑着摇摇头:“Kim不然你先休息一下。”

你丧气的点点头,拿着乐谱走到窗前,用力的擤了擤鼻子,好,全堵上了。

 

“感冒了吗?”

你浑身一个激灵回过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你身后。

你慌忙的挤出一个笑容:“对不起啊,我迟到了。”

“呐,给你鼻通,之前不是一直有带在身边吗?”

他伸手把东西递到你的面前,冲着你笑出了大大的酒窝。

“堵车挺挺讨厌的,不过P,说好的翻跟头,你食言了哦。”

他笑的那一刹那,一切都通了,原来你忘记了带鼻通,原来他还记得你的这些小习惯。

原来,你说的话,他都看到了。

 其他相关MK文☞:我的逐月MK文整理

评论(18)
热度(123)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