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向】纯黑(一) Ming&Kit

occ预警,私设如山,啊哈哈哈我也学会这两句了,一直觉得很酷。

这个。。。大概会更的很慢,试运行吧。。。如果写不好的话,可能会剪掉。因为我还在学习中,目前只看了一篇哨向的文,大家有什么建议也可以和我一起讨论。最近还是会优先更另外一篇,你们懂的。。


“黑暗的另一面是光明吗?”

刚刚进入塔中的Kit仰着头问他的老师。

老师看着自己的爱徒轻轻的摇了摇头:“傻孩子,黑暗的另一面也许是更黑暗。”

 

 

从宣誓台上下来,Kit发现自己的手掌居然已经汗湿,走在他身后的Beam拍了拍他的肩膀:“嘿,放松,兄弟。”

放松?怎么放松。

做完宣誓,他们就是一个真正的向导了,不再是学员,更不是孩子。热闹的宣誓大会过后,就是评估测试。


这将决定着他们接下来的一生将要与谁为伴,这让Kit如何放松。


通往媒介人办公室的楼梯蜿蜒曲折,像是永远都爬不到尽头。Kit不明白,为什么公会要把媒介人的办公室建在塔的最顶层,难道是为了给每一个即将要见媒介人的新手够长的时间做心里准备吗?

路过十二楼的时候,Kit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训练大厅里空无一人,哨兵学员们不知所踪。

“听说都被拉去看这一届哨兵的毕业宣誓了,老家伙们就爱搞这些腐朽的东西。”

Beam注意到自己好友短暂的停顿,凑到他的耳边说。

“Beam,你就不担心吗?”

看着身边的同学们鱼贯而过,Kit放缓了脚步语气有些担忧。

“担心什么?”

Beam向旁边让了一下,让一位漂亮的女学员先走,并且骚包的朝对方抛了个媚眼,女生却冲着Beam摇了摇自己修长的手指,留下一串好听的笑声。

Beam叹了口气,盯着女孩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不无遗憾的叹了口气:“哎,可惜,这么漂亮的姑娘。”

Kit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的刚才的疑问,真的是多余:“有什么可惜的,你马上就会拥有自己的搭档了。”

Beam难得的轻叹了一声:“别安慰我了兄弟,女性哨兵的稀有程度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根本没报什么指望的。”

“那……你真的要听从公会的安排吗?”

根据媒介人对自己的能力的检测和评级分配公会认为与之相匹配的哨兵?Kit并没有把话说完,他有些不相信自己这个一向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朋友会这样妥协。

“不然怎么样呢?”

Beam冲着跟自己打招呼的几个女学员摆了摆手:“哨兵与向导的结合必须得到公会的批准,虽然我们有选择权,可是你我都知道,我们的存在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

“所以,我才会不甘啊。”

Kit喃喃的说道。

一张年轻的笑脸从他的脑海中闪过:“Kit,我觉醒了,他们说我很有天赋,我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哨兵,再见到我时,我一定会成为英雄的!”

Kit的脸色暗淡了些许:“P,你到底在哪里。”

“不过是自在一时是一时,听说最近有不少人外出做任务就再也没有回来,黑暗势力越来越大,公会已经不是最好的庇佑所了。但是,管它呢,也许媒介人真的会给我挑选一个又漂亮又能干的搭档也说不定,我希望对方的精神体可以是一只优雅的猫科动物,体型不要太大,这样我们就可以做到完美的肉灵结合了。”

 

一只轻巧的薮猫从Kit的肩头跳了下来。

它的双耳警觉的竖起,露出了自己的獠牙,修长的四肢紧绷着,朝着面前的黑暗拱起了脊梁。

“嗤。”

暗处传来一声嗤笑,人未到,声先及。

一只巨大的雪狼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它通身雪白,身体呈半透明状态,一双眼睛发着幽光。

薮猫灵巧的跳上了雪狼的背,安稳的趴在了它的头顶,刚才的敌意荡然无存。

“回来。”

Kit的脸有些微红,低声呵斥着薮猫。

谁知猫儿只是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换了个姿势闭上了双眼。

“弱者。”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刚才不屑的嗤笑声正是来源于此。

“差等生,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弱者。”

果然是这个讨厌的家伙。

Kit看着眼前的人,皱起了眉头,这个人散发出的信息素太浓烈了。

那人看了一眼安逸的趴在雪狼头上的猫:“难道不是吗?不过都是仰人鼻息的存在罢了,不管是你,还是你的精神体。”

“一个门门考核都倒数的吊车尾,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

Kit捂住自己的口鼻,这是一股甜香的气味,像是一颗熟极了的柠檬迫不及待的展露着它的汁肉,四面八方蔓延开来将它包围。

酸酸甜甜的味道,按理说,没有人会讨厌。

然而Kit知道,这对一个向导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一个向导对某一个哨兵散发出来的信息素有着格外敏感的反应的时候,那么很有极有可能会被对方吸引。

这,也就是为什么Kit会如此讨厌面前这个叫做Ming kwan的哨兵学员,他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差等生吸引。

Ming Kwan是比Kit晚一年进入塔中的。

在那一批的新学员里,Ming无疑是最扎眼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出众的外表,自恋如Beam都感叹自己来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当然,向导和哨兵,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竞争,但是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这小子的外表是有多出众。

不过,让人们记住Ming的不仅仅是他的外貌,而是他这两年来的表现。

差,很差,不折不扣的差等生。

每一门的考核都勉强及格,大家都偷偷的议论那个Ming将来怕是连做个普通哨兵都不够格。

当然,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向导对他芳心暗许。

然而并没有听说他和哪位向导有更进一步的接触,那只雪狼,傲慢粗鲁,不允许任何精神体接近,除了Kit的薮猫。

Kit从觉醒那一刻起,就立志要做一个优秀的向导,对他来说,这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

拥有了别人没有的能力,他就必须肩负起这份责任。

而且,他也想做一个英雄。

因此,Kit可以说是他们这一届最优秀的学员,有不少优秀的毕业哨兵都曾经来特意回到学院来看望他。

毕竟,一个优秀的向导,对于一个哨兵来说重于生命。

可是,也有特例,就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Kit和Ming的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是非常不愉快了。

那天是新学员入学的日子,Kit作为优秀的学员代表帮助老师接待新生。

当他颇有威严的给新生们讲解着塔中的历史和规矩的时候,他的薮猫偷偷的溜了出来,其实他的精神体有的时候的确会脱离他的控制,但是老师告诉他这种事情不用着急,他必须学会和他的精神体像朋友一样的相处。

可是,当Kit意识到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薮猫居然和一只雪狼亲昵的纠缠在一起。

“学长,你跟我们讲了这么多,原来自己也还是个菜鸟啊。”

Kit对上一双明亮而挑衅的眼睛,他涨红了脸强行召回自己的精神体,在新生们的哄堂大笑中愤然离去。

从那一天起,他和这个叫做Ming的新生算是结下了梁子。

一个是塔内最优秀的学员,一个是公认的吊车尾。

Kit看不起Ming不仅仅是因为他当中嘲笑自己,更因为Kit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不珍惜上天赐给他的能力。

他能感觉到,这个吊车尾,看不起他,看不起所有的向导,甚至看不起所有人,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kit走了,一会儿我们该迟到了。”

Beam见两个人又要杠上,赶紧拉开Kit。

薮猫恋恋不舍的从雪狼的身上跳了下来。

Ming看着它优雅的步伐,忽然冷笑了一下:“对了,P’Kit祝你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哨兵搭档,不然,像你这么蠢的人,很容易死在战场上的。”

Kit攥紧了拳头,没有回头:“那就借你吉言了,Ming Kwan。”


 我的其它文请戳:我的逐月MK文整理 

评论(61)
热度(127)
  1. 可愛美美一maya一柄妖刀洞爷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