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五)ming&kit

银卷子:


occ预警,设定ming和kit分手七年后,剧情与原文略有出处,


剧中mk,与真人无关哦~


前文☞:   




Kit视角:


厕所的门被撞开的时候,我听到自己好友的大声的咒骂,我看见Ming被Pha和Forth推到在地,Beam的拳头打在Ming的脸上胸口,一下两下,很快,就有血从他的嘴角流出。


Wayo像是吓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把Beam拉开。


我双手撑着洗手池的边缘,不让朋友们碰我,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我只是觉得自己有些丢人,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我刚才,是在求他么?


Forth紧紧的抱着Beam,Beam还在拼命在挣脱,想要踹到坐在地上的Ming。


Wayo拽着Pha的衣角,抓着Pha挥起的拳头,拼命摇头。


我看到Ming站起来,捂着胸口,摇摇晃晃,他似乎说了什么,但是根本没人听,于是他又大声的说了一遍。


“P’Kit喝多了,你们送他回去吧。”


“妈的,混蛋,还不快滚,是不是还想让我打你。”


Beam冲着他喊道。


“Ming你回去吧,你今天这样做,真的太……难看了。”Forth的声音里似乎有藏着怒意。


我的朋友们,他们似乎误会了什么,但是我并没有解释的打算。


让我说什么?是我的主动的?还不如一刀杀了我。


我知道Ming在看着我,但是我却没有回头。我从镜子里看到,他深深的对着我的朋友们鞠了一躬:“那就拜托了。”


我看着他有些艰难的转过身,走出去。然后把我的朋友们也都赶了出去,我需要静一静。


Ming刚才你为什么没有推开我?


 


我没想到Mo会来找我。


那个骄傲任性甚至有些自负的男孩.


助手告诉我有位病人家属想要见我的时候脸色有些紧张。


“就是上次转院的那个病人的家属,他是不是来闹事的?要不然,不要见了吧。”


医院里都知道我和上次急诊的病人家属吵了一架,后来虽然换了主治医生,病人还是转院了。


也难怪我的助理会这么紧张,我最近的状态也实在不好。


我示意她放轻松,让Mo进来。刚毕业的小助理紧张的对我说:“Kit医生,我就在门口,要是他闹事,你就叫我。”


我笑着摇摇头,我难道连个男孩都搞不定么。


男孩脸上写满了傲慢和不在乎,他大咧咧的走进来,头昂的高高的,可是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却出卖了他。


我笑了一下,终究还是个孩子。


“请你离Ming远一点。”


他站在我的办公桌前,盛气凌人,语气咄咄。


“对不起,我和他不熟。”


“你胡说!前天晚上他是见了你吧!不然他怎么会喝酒。每次只要沾到你的名字,就没好事,你还真是有本事……“男孩猛然的住了口,有些懊恼的看了看我:“你不是医生吗?难道你不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喝酒吗?”


“小朋友。”


我打断他的话:“我说过了,我和Ming不熟,他怎么样,我不关心。”


“你这个人,真是冷血!”


“是吗?那你应该感谢我的冷血,不然也许今天还轮不到你在我的面前指手画脚。”


我站起身来,盯着小朋友的眼睛说道。


Mo也许没想到我会凶他,一双眼睛马上蒙上了一层水雾,他委屈的瘪了瘪嘴,楚楚可怜的样子。


看来Ming真的是把他保护的很好,一点委屈都不曾受过。


我忽然为自己的发怒感到可笑,你,难道还要和这个孩子争点什么吗?


“你别再招惹Ming了,他好不容易才养好了身体,一遇到你,就全完了,你……就不能放过他么?”


Mo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Ming你还真是有这个本事,能让所有骄傲的人丢盔弃甲为你低头。


“小朋友,回去吧,我和Ming的事情已经是过去式了,我……早就忘了他了。我对你,真的没有任何的威胁,你如果担心,就看好自己的男友。”


我跟一个孩子置什么气呢,他也没有错,只是爱上了一个人罢了。


送走Mo之后,我发现科室的同事都紧张的站在门口,搞得我哭笑不得。


“你们这是做什么。”


晚上下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打算开车回家一趟,大哥打电话催着我。


地下停车场有些黑,一个人站在一根柱子旁边,背靠着身后的石柱,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忽明忽暗。


我打开车门,坐上车,发动,车子缓缓的从那个人的面前开过,他抬起头看着我。


我坐在车里,紧紧的攥着方向盘,最终还是停下了车。


我看着那个人,忽然有些恍惚,我还记得那是个午后,他也是这样笔直的靠在一根柱子旁,远远的看着我。


那时候,他还是意气风发的Ming,而我还是那个骄傲的Kit。


他看着我露出灿烂的笑容,我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好友们不约而同的扔下我,留下我独自面对他,手足无措。


如果时间能回到那个时候该有多好。


我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汽车的鸣笛声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突兀的响起,Kit你的骄傲都去了哪?


 


“你不知道你不能吸烟么?”


我将他嘴里的烟扔在地上,用力的捻灭。


Ming的脸上还带着拳头留下的淤痕,他扯了扯嘴角,笑容可能是因为疼痛有些扭曲。


“对不起。”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才不关心你的死活。”


我努力挺起胸膛,刚才被我踩在脚下的烟头似乎要把我的鞋底烧透。


“是,不过,还是对不起,Mo他还是个孩子。”


原来是为了他的小男友。


我全身提着的气瞬间就沉了下去。


“没什么,我不会和个孩子一般见识的。如果,你来就是为了替你的小男友道歉,那么我知道了,对人家好一点吧Ming,不要让你爱的人没有安全感。”


Ming咳嗽了两声,在他的身上摸了两下,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讪讪的收回了手。


“没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吧,我没想到他会来医院找你。”


“当然有,自从你出现,就都是麻烦,Ming拜托,不要再出现我的面前,我不想再听你假惺惺的对不起。”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你就当我是在发神经。”


“不……我是说,你还好吧,P’Kit。”


他的声音,温柔的像是能渗出水。


你还好吧,P’Kit?


你不开心了吗?P’Kit?


我哪里做错了吗?你不要不开心呐P’Kit。


我可以幻想我们的未来了吗P’Kit?


我爱你,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P’Kit。


对不起,P’Kit。


无数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的头好疼。


“闭嘴,Ming Kwan,不要再来找我了!”


 


汽车开动的时候,我看到他仍然站在那里,渐渐地,夜伸出它的爪牙,用黑暗将他吞噬,我把他留在那里,我们应该不会再见了。


 


“哥,我很累,有什么事,可不可以明天再说。”


我疲惫的推开家门,看到我哥正坐在沙发上,看到我回来,他马上站起身,似乎一直都在等我,可是我现在真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我随手把车钥匙放在门关旁,就想回屋。


 


“Kit,你是不是见过那个Ming了?”


我哥的话成功的拦住了我,我皱着眉头转过身,看到我哥满面愁容。


“哥,你怎么知道的?”


“你最好离那小子远一点。”


“哥,你知道的,我们已经分手了。”当年,只有我哥知道我和Ming的关系,家里其他人都以为Ming和Pha他们一样,都是我的朋友。


因此,在我和Ming分手之后,我哥一直催着我找女朋友谈恋爱结婚,这让我一直都没办法理解。


“靠,七年了!这臭小子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哥一拳头打在沙发上:“总之,离他远一些,早知道当年,我就……”他像是想起什么,站起身来:“小心我打断他的腿。”


我苦笑了一下:“哥,我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这种话已经吓唬不了我了。”


“是Kit回来了吗?”


楼上传来了奶奶的声音,我应了一声,朝楼上走去。


刚走了两步,我就愣在了原地,我转过头看着我哥:“哥,你是怎么知道我和Ming见过的,还有你刚才说当年,当年怎么了?你知道些什么?”


 

评论(6)
热度(233)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