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四)ming&kit

居然被屏蔽了…

银卷子:

occ预警,设定ming和kit分手七年后,剧情与原文略有出处,


剧中mk,与真人无关哦~


前文☞:  




Ming视角:


“Ming我们在这边。”


我走进酒吧,远远的就看到Wayo在冲着我使劲的招手。


走近几步,看清他身边的坐的人,我的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再也迈不出一步。


“Ming快过来我身边坐。”


似乎是猜到了我的想法,Wayo拉着我的衣袖,把我拽到了他的身边。


我有些尴尬的看着表情各异的几个人挤出一个笑容:“各位,好久不见。”


这是Wayo第二次约我了,他刚回国的时候,就叫我出来聚一聚,我拒绝了。


我知道,他很生气。


自从那件事之后,我就和狂野医生帮还有他们的家属断绝了联系,大四那年,我也是早早的就搬了出去,就连Wayo他出国这么多年,我也仅仅是在过节的时候照例发送一些问候而已。


我知道他过的很好,和Pha一起出国,如今Pha已经是有名的医生,Wayo也在有了自己的事业,知道这些就够了。


他经常给我发信息,告诉我他的近况,抱怨我的无情。


Ming你还真是绝情,这么多年的友谊,你也狠的下心。


抱怨归抱怨,他还是会定时的给我发消息:P’Kit去了某某医院,P’Kit当上了主治医师。


听P’Pha说有人站在医院门口跟P’Kit表白,被P’Kit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看到这样的消息,我总是忍不住嘴角的笑意,这的确是他的风格,我对着手机,想象着他气鼓鼓的小脸,可爱至极。


我觉得P’Kit还是忘不了你。


笑意在我的脸上凝固,有什么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我仰起头,放下了手中的手机。


 


Wayo第二次约我的时候,语气中已经隐隐有了怒意:“Ming如果你觉得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还赶不上你那颗可笑的玻璃心,那我们就绝交吧。”


可能也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太不好了,他又补充了一句:“兄弟,我们已经七年没见了,七年,很多事情已经过去。”


 


可是,真的过去了吗?


我看着面前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大家都变了,又都没有变。


第一眼看到当然还是那个人,可能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我,他把脸扭到一边,并没有看我。我看着他微微湿润的嘴唇和略带潮红的脸颊。


他……喝酒了。


 


P’Beam还是老样子,看到我立马瞪起了双眼,挥着拳头就要站起来,一旁的P’Forth一把把他搂在了怀里,然后对我点了点头,算是示意。


其实这几年我曾经见过P’Forth几次,毕竟都是在这行业里混的顶尖的,经常会拿来比较和引荐。


P见到我还算随和,但是也只是礼貌而疏离。我知道,他也和P’Beam一样讨厌我,只不过他不会把讨厌写在脸上而已。


Wayo不停的推着Pha,见他一直没反应,就有些生气,啪的一下把杯子摔在了桌子上。


Pha这才勉强的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句:“哦,N’Ming。”


语气冷漠带着寒意,像是在询问:“为什么是你?”


我苦笑了一下,如果知道Wayo会叫这么多人来,我是打死都不会来的。在他们面前,我大概和一个过街老鼠无疑。


“坐吧,大家都是朋友。”


Wayo把我拽到他的身边,还真是朋友,从我这个角度,刚好正对着对面的Kit。


“哦豁?朋友?谁和他是朋友?”


Beam冷笑了一声。


我只当没有听到,贪婪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好像又瘦了,抓着酒杯的手,白皙好看,骨节分明,分外用力。


只是他好像喝了不少的酒,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既然来了,就喝点吧。”


Pha将一整打啤酒摆在我的面前,阻断我的目光,挑衅的看着我。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轻易让我好过。


“好啊。”


我打开一瓶酒,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上一次这些冰凉的液体倒进我胃里时的感觉一下子都回忆起来。


我看了一眼Kit,他的身子陷入了沙发里,光洁的手臂挡住了他的脸,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仰起头,将整瓶灌了下去。


像是有什么东西呛进了肺里,我拼命的咳嗽,胃又开始火烧火燎的疼了起来,明明冷的像冰块却像是要把我的胃活生生的烧出一个洞。


我听到P’Forth幽幽的开了口:“一瓶可不够,我们这些‘老友’相聚,可都是五瓶打底。”


“P,Ming他前不久刚刚……”


我摆了摆手,擦了擦嘴角,止住了咳嗽:“没事,我可以。”


“嗤。”Beam嗤笑了一声,慢条斯理的拍了拍手:“哦,还真是感人呢。”


第二瓶,第三瓶……寒气让我全身有些微微颤栗,可是五脏六腑却像是被火烧一样。


我拿起第四瓶,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今晚我到医院时,遇到的医生可以像Kit医生一样,医术高明。


“够了!”


Kit忽然站起身来,将手里的酒杯塞到Beam怀里。


“Kit,你别犯傻了,你……不会是……”


“我说够了,我要去洗手间。”


Kit的脸色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变幻莫测,我极力的揉了揉眼睛,却只看到他模糊的背影。


真是的,其实我还能喝。


Kit走后,没有人再逼着我喝酒,几个人都默默的端着酒杯,谁都没有开口。


只有Wayo时不时的看向我,目光里全是关心。


我靠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要是被Mo知道我又喝酒了,想必又会红着眼圈闹脾气吧。


不过如果他知道我见的是Kit,恐怕就不是闹脾气这么简单。


Kit,对了他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支起身体,朝洗手间走去。


身后传来了Beam的声音:“Wayo,你为什么要叫这个人渣来,你明知道……”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我只听到Wayo无力的辩解:“P,不是的,Ming他……”


我猛然转身,高声打断Yo的话:“没错,Yo,我他妈就是个人渣。”


 


关上卫生间的门,将喧闹挡在了门外。


我看到Kit伏在洗手台上,他的头埋在洗手池里,身体微微颤抖。


我站在他身后,手停在他的肩旁,却落不下去,就只能这样看着他,就像当年,一样无力。


嘭!


卫生间的门被撞开,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尖叫着,大笑着,有把门重新关上。


Kit猛地抬起头,我们的目光在镜子中相遇。


我看到他的脸上有晶莹的液体。


我对着镜子里的那张脸无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然后我就感觉一个温热的东西扑进了我的怀里,我已经冰冷麻木的唇被温暖的包围,我看到Kit用力的闭着眼,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滚到嘴边,混合着我们的吻,很苦,很涩。


我知道我该推开。


可是我太想念这股味道了,温暖,带着Kit特有的甜香气,胃部巨大的空洞似乎被瞬间填满,我推不开,不管过了多少年,我的无法抗拒。


我满足的发出一声shenyin,Kit以为我要说什么。


他把头埋到了我的胸前,含糊的说道:“别……给我几秒钟,就几秒钟。假装你还是我的Ming。”


 


 


 


 



评论(9)
热度(233)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