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PI霜 Ming&Kit

架空,未来,相爱相杀


这文灵感来自于见面会我们椰奶默契的机器人表演,当时很喜欢的设定但是因为一直被PB所以搞得都没心情更了。我整合了一下前两章,把整个故事梳理了一遍,重新把整个故事发出来。

想在假期把坑都填填,昨天看到有人问吸血鬼那个坑,吸血鬼的坑我可能会最后填吧,因为那个有点费脑,看到人还不多……

总之一直看我文的小可爱应该都知道,我很少弃坑的,就算是扔了很久没什么人看,也会想着填的……

填坑也许会迟到,但是从来不会缺席!

恩,夸奖一下我自己。


引子:



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



我看着他被沐浴成金色的背影喃喃的问道:”所以,爱情到底是什么。“



他没有回头,肩头微微耸动。



“爱情啊,于我就是你赠他砒霜,他却食之如甘露吧。”



一、编号:0401


我是一个仿生人,编号:0401



 听说这个编号在人类社会代表一个节日,愚人节,没错,似乎从编号就已经注定了我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

 和那些流水线上的低级机器人不同,我是一个高科技的产物,一个高级而昂贵的定制品。 

我的外表被设定为颀长,帅气,五官精致,和一双迷人的电眼。

我的性格被设定为幽默,风趣,会撒娇,讲义气,有担当。 

当然,这些都是系统生成的,作为一个机器人我没有选择的权利。

激活电源,主程序发出指令,我睁开双眼,看到的一张好看的脸,样子介乎于男孩与男人之间,一头栗色的短发,蓬松柔软。 

对上我的双眼,他的眼中流光闪动,然后他就笑了,他一笑起来就更好看了,深深的酒窝让他显的更加孩子气,可是我却看到有晶莹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流下,我的信息库告诉我那是眼泪。

眼泪的98.2%是水分,同时含有少量的无机盐、蛋白质、溶菌酶、免疫球蛋白、补体系统等其它物质。

我也可以流泪,我是高级仿生人,我的皮肤和常人一样,会随环境变化而变化温度,我会微笑,会流泪,甚至有呼吸。



只是,我的眼泪的成分是生理盐水,我的身体会在接受到系统指示之后做出流泪的反应,虽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 

就像现在我也无法理解,微笑代表开心,流泪代表难过,而开心和难过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情,为什么会在同一时间出现。 

“Kitkat。”这个名字写进我程序里,刻在我的芯片上。

我伸出双手环住主人,并且启动胸口的震搏器,那里有一颗钢铁的心脏,当主人靠近时,它就会剧烈的跳动,这就是人类所谓的心动吗? 

主人紧紧的抱住我的腰,我能感觉到肩头变的湿润。

不过没关系,我说过了,我不是那些低等级的机器人,我是高级仿生人,我钢筋铁骨被柔软的仿生科技包裹,不怕会生锈。 

“别哭呀,P,我回来了。” 

“是呀,你回来了。”

 主人将头埋在我的怀里,哭的更加的伤心。 

是的,伤心,又一个人类特有的名词。 

当我还是只是一个芯片的时候我就开始疯狂的吸收人类社会的资料。

那些所谓的繁琐的人类社会的知识,不过是一串串字段。 对于我来说,最难的就是关于人类情感。。

这些词汇都有精准的解释,可是我却没办法理解。

就比如说伤心,伤心是人类情感的的一种表达。

心灵受伤,极其悲痛。

我极力的想要理解这种感觉,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我的心是坚硬的金属。 

可是我必须努力记住这些名词,因为我是一个陪伴型机器人。

我的任务就是爱与陪伴。 

通常机器人会把制造我们的人称为父亲,可是我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在我快要完成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听说,在他临死之前他还在一直叨念着:“这,不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可以说我是幸运的吧,我生在一个新世界。 

在我出生前,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成千上万的机器人成为了战争的牺牲品,而我却有幸出生在战后。 

据说我的父亲非常有名,他在这个国家是神一般的存在。

因为他是我们的机器人之父,他制造出的战斗型机器人在战场上给对手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而他也因此成为了敌国最大的公敌,他能制造出无坚不摧的战争机器,自己却没有铜筋铁骨,他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却无法摆脱人类柔软的躯体。

他会流血受伤,会生老病死。

我的父亲死于慢性毒药,人们都说他是被敌国的暗杀的。 

我的主芯片里,有一个盲区,那是父亲留下的,那里存储的是他的记忆。每次我试图触碰那个盲区,系统就会死机。也许,这就是父亲说我不完美的原因吧。 

适应人类社会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因为在来到主人家之前,所有的场景我已经模拟过很多次了。

每天早晨我都会将主人吻醒,给他准备早餐,送他上班。

在采买了一天所用的食物之后我会回到家中,打扫房间,充电,然后进入休眠模式,等待主人下班。

为主人准备晚餐,陪主人看电视,打游戏,然后为主人暖床。陪他生活,逗他笑。

我的系统设定里有很多很奇怪的东西,这些东西似乎不是系统自带的,更多的时候它像是BUG一般,出现在我的系统指令中。

比如一些莫名其妙的很冷的笑话,比如在零食篮里放一块KitKat的巧克力,又比如在主人有朋友到访的时候表现出别扭的情绪,这些奇怪的指令却会格外的讨主人的欢心。

主人在听到那些冷笑话之后开怀大笑,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大大的酒窝。

虽然很少见主人吃甜食,但是他却对那些忽然冒出来的Kitkat情有独钟,会对着它又笑又哭。 

陪伴型机器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哄主人开心,可是当我表现出别扭的样子,主人居然会特别的开心。

他会指着我的脸对朋友说:“看,这就是Ming的样子。” 

主人很忙,一场耗时耗力的战争,两国都已经不堪重负,父亲的死亡更让全国人民陷入了恐慌。

机器人之父死了,以后谁来制造杀戮机器,没有了杀戮机器,谁来保护他们。堆积成山的我同类的尸体已经让人们忘记,谁才是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

只是敌国似乎也收到了不小的打击,就这样,父亲的死,居然奇迹般的换来了两国的和平。

战后的生活,并不好,一切都百废待兴,主人的医院每天都会接待成百上千的伤者,每天他看上去都很疲惫。

但是,更让我担心的是主人的精神,在他短暂的休息时光里,他很少睡觉,而是总是抱着一本日记,跟我讲述他和Ming的故事。

两个懵懂少年,从相遇到相爱,一个冗长的故事。 

我知道爱情,在我的芯片里储存了成百上千个爱情故事,上下千年,中外古今。 

主人的故事并没有什么特别,比起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他和那个叫做Ming的人的故事过于平淡,也过于简单。

都是一些琐碎的细节,可是主人都记得很清楚,清楚到一个眼神,一个微笑。 那时,我才知道,为什么我那些灵光一闪的BUG会让主人格外的开心。

因为,那只是一种COPY,没错,我就是一个替代品,用来替代那个叫做Ming的人,虽然主人也叫我Ming但是我知道,他只不过是透过我,在看自己的记忆。 可是,我是陪伴型机器人,我的指令的第一项就是爱与陪伴。

爱着主人,并且陪伴着他。

于是,当主人的故事每次在那个夏天戛然而止的时候,我都会假装饶有兴趣的问一句:“然后呢?” 然后呢……然后主人就会合上日记,闭上眼睛:“然后…然后我就不记得了,我的ming不见了,忽然消失在我的记忆里…” 

他们的爱情,似乎被定格在了那个夏天。




二、我们都病了

主人Part

我想我是病了,虽然我是一名医生,却无法救治我自己。
我记得ming的样子,他的拥抱,他身体的温度,和他委屈时的模样。
可是,我却记不起他去了哪?我只记得我们之间的爱情定格在那个夏日的午后,我们两个人躺在草地上,Ming的头靠着我的头,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阳光照在我们头顶的树叶上,有斑驳的树荫打在我们脸上。
微风吹过草丛,草叶触碰我的脸颊,痒痒的。
空气中有青草的芬香和消毒水的味道。来来往往的人都很匆忙,人们脸上的表情都很惊慌。
“今天实验室已经关门了,教授说他要回家,P’Kit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看不到彼此的脸,但我却听出了Ming语气中掩饰不住的不安。战争,已经一触即发,学校已经停课,教学楼和宿舍已经空了大半,在战争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家成了人们唯一的牵挂。

在匆匆忙忙的逃难队伍中,我们两个显得格格不入,因为我们都有不舍,我们知道一旦离开了学校,也许这辈子怕是再也见不到。

“南方已经开战了,一个城市一夜之间就从地图上消失,几百万个生命啊,说没就没了。那里离我的家已经很近了,Ming,你知道的,战争开始,我也得回家。”

“那我们呢?”我扭过头,看到Ming咄咄的目光。我们面对着面,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就跟以前一样,可是我们都知道,一切都已经不一样。

“P,不要我了吗?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毕业之后一起去旅行,去你的家乡看冰原雪景,见你的爸爸妈妈。”
“Ming,我的家乡现在只看得到熊熊的战火,我根本联系不上我的爸妈,我甚至不知道他们的死活,为什么要有战争啊,我讨厌战争,Ming,我讨厌这一切。”
我看着Ming的目光一点一点的黯淡下去:“对不起,Ming我可能要食言了。”
爱情在战争面前是那么的无力和渺小,原来我们觉得重要的不得了的东西其实不过是一只外表美丽的假花,脆弱,易碎。

“Kit,也许我们可以逃,我们逃到国外去吧……”

Ming的话没有说完就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打断,地面发出轰鸣声,人们开始四散逃窜。

高大的教学楼在我们面前轰然倒塌,Ming跳起来,拉着我的手混入人群当中。

惨叫声,惊呼声,地面不安的颤动声,建筑物倒塌的声音,就像是一场噩梦,我看到同学们满脸是血的脸,我看到Ming的嘴一张一合,我却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然后一条巨大的沟壑出现在我们的脚下,将我和Ming隔开,我看着Ming站在我们的对面,大声的对我说:“Kit,等着我,我回来找你的。”

可是Ming却没有回来,我们都食言了。

不过Ming却留给了我一个礼物,那就是0401。

他有着Ming的外表和Ming的性格,一个陪伴型机器人,出自Ming之手。

我的记忆出现了一个断层,我不记得那个夏天之后的事情,我只记得战争结束了,Ming死了,他成了这个国家的英雄,人们提到他的时候总是一脸的敬畏和崇拜。

“Ming将来想做什么呢?”
“我啊,想制造出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机器人,不,应该说是艺术品。绝对可以以假乱真的那种,怎么样,我很厉害吧,我一定会成为最伟大的机器人之父的。”

Ming用拇指擦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切,臭美,我才不相信。”

“是真的P,你要相信,我一定会做到的,不过你放心,机器人之父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会在每个机器人后脑的头发下设一个隐秘的开关。”

“我才不感兴趣呢。”我知道,Ming一定可以的,他被称为百年不遇的奇才,已经早早就被纳入政府的机器人开发研究组。

“那P’Kit呢?”
“我啊,我想做一个外科大夫,用手术刀舞蹈。”
“那P一定是最厉害的医生了。”Ming 说着搂住我的肩膀。
 
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下,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也算都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只是,那场约定好的旅行,那场来不及收尾的爱情,似乎已经被遗忘。
 
“主人,你伤心了,对吗?。”
0401温柔的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我看着他的脸:“是的,Ming我伤心了。”
“主人以后不再讲关于Ming的故事,可以吗?”
“主人以后不再叫我Ming,可以吗?”
0401看着我,他的眉心闪动着红光。
我知道,那是系统发出的警告。
机器人三大定律: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看到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二、在不违反第一定律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绝对服从人类给与的任何命令;三、在不违反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尽力保护自己。
服从,就是服从。
机器人是绝对不能对主人说不的,可是0401却对我说了不。
我的机器人可能也生病了,中了某种病毒?或者是程序乱码。
我不清楚,他开始变得有些异常。
他会在我说起Ming时生硬的打断,有好几次,当我深夜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机器人正在安安静静的看着我,他的双眼在黑暗中闪闪发光,还有他眉心的红色光点,一闪一闪,就像是有人在黑暗中瞄准了我的靶心一般。

有一天早晨当我醒来的时候,他居然私自给自己换了发型,还笑着问我这样有没有更不像Ming一点。

他开始抗拒那些Ming身上固有的特性,这就像是一场他自己和自己的战争。

我的机器人满脸困惑的对我说:“主人,我还是不知道什么是爱,可是,我觉得开始明白什么叫做心痛了,只要你提到Ming,我的心好痛。”

而我似乎也被我的机器人传染,我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会回忆起一些很奇怪的画面。

我和Ming在家里,穿着同款睡衣,依偎在床上,拥抱着彼此。
我们一起看电视,买菜做饭,他送我上班,我们拥抱接吻。画面温馨,却让人心碎。
我看到Ming对着我流泪,问我为什么。
我看着他在我面前一点一点的变得虚弱,他苦笑着说爱我,然后转身离开。
这些不是我的记忆,我确认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也许,我真的病了,我和我的机器人,都需要治疗。
 
然后,那个人就出现了。
看到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我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在这个年代什么都可发生。
说一样,也有些不太一样,他的额头有一块疤,虽然被刘海挡住,但是还是若隐若现。
他的目光疲惫而绝望,似乎,比我要老一些。
看到0401时,他淡然的目光明显亮了一下,他转向我,露出了一个复杂的笑容:“Ming,他真的做到了,真的很完美。”
 
三、带你走

我看着眼前这个人,嘴巴像是生了锈一般。
“你们好,我是Kit。”
他微笑着,露出深深的酒窝,和主人笑起来一模一样。
“如果你是Kit,那么我是谁。”
主人的脸色变的惨白,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恐惧和不安。
“真的是很完美的作品,Ming他真的做到了,这才是艺术品,那些杀戮机器,不过是最低等的玩意。”
那人伸手去摸主人的脸,看着他举起了手,我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伸手抓住了他:“不许,你,伤害他。”

“我怎么会伤害他呢,他就是我啊,谢谢你,这么多年陪在Ming的身边。”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主人摇着头。
“你们想听故事吗?关于Ming的故事。”

“我有很多记忆,我感觉那是不属于我的记忆,那是属于你的吗?”

主人看着对方问道。
那人悲伤的摇了摇头:“不,那是属于你们的记忆。”

“是我杀了Ming…”我读懂了他眼中的情绪那应该叫做悲伤。
他看着外面渐落的夕阳,回头看向我:“可以,带我去看看他吗?我想看看Ming,我们已经很久,很久都没见过了。”

我转头看向主人,主人冲着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父亲被葬在了这个国家的边境,面向敌国,人们都说父亲这么做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

可是我却清楚的记得,父亲他曾经说过:“这样,我就可以每天看着他,离他近一些。”

当是我不理解,现在我终于明白父亲嘴里的那个他,是谁。

那个人,哦,不对,应该是Kit。

Kit看到父亲的墓碑的时候,很平静,他只是伸出手,默默的抚摸着父亲的墓碑,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然后他说:“Ming我来看你了,你这个骗子,你不是说让我等你吗?你怎么可以先走一步。”

我看着他的笑脸,忽然有些害怕。

“你……”

“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你们不是想听我的故事吗?那我就讲给你们听。”

他看了我和主人一眼,眼中满是苍凉。

 

Kit Part

 

我骗了Ming,我来自敌国。早在战争爆发之前,两国的关系已经很紧张。

我来这个国家留学,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身份。

我们其实是最早的一批间谍,负责收集这个国家的情报。

只是战争爆发的太过突然,我们没来得及撤离,接近Ming也是我的任务之一,我完成的很好,甚至太好了,我让Ming爱上了我。

可是,有一样,是我自己都始料未及的,那就是,我可能也爱上了Ming。

因此,当我接到要我杀掉Ming这个威胁的命令的时候,我没有动手。

然后战争就爆发了,大爆炸发生后,我的确受伤了我被同胞救起并且秘密遣送回国,我被救了,但是也留下了战争的印记,就是我额头这块疤痕。

而对外,我已经是个死人了,在那场大爆炸中被炸死。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让两个国家都损失惨重,我知道,事到如今,我已经没办法再见到Ming了。

可是我没想到,几年后,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听到Ming的名字。

一个因为失去爱人而疯狂的科学家,制造出无数的杀人机器投入战争。

他制造的机器人在战场上疯狂杀戮,带着他的仇恨。

我想象不出,那个曾经说要制造出全世界最完美的艺术品的人,那个笑起来阳光温柔的人,会制造出这样的杀戮机器。

而可笑的是,我知道,那个他口中的爱人,就是我。

组织这些年一直在暗中监视着Ming,而我也从中得知,他制造了一个Kit,一个我的替代品。

那个Kit代替了我,陪在他的身边。

拥有了他全部的柔情和爱,我有些嫉妒,那原本是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战争由于机器人的加入,呈现了一边倒的局势,组织找到了我,让我去制止Ming。

我告诉了组织关于Ming的机器人的秘密,那个只有我和Ming知道的秘密。

因为我的介入,战争得到了平衡。

可是,我知道,我藏不住了。

我被军队的人从家中带离,他们把我的家人关了起来,我年迈的父母,和我哥哥刚出生的孩子。

那个肩披高级军衔的人微笑着对我说:“我们接到情报,Ming已经开始研发新型的机器人了,时间紧迫,家,国,情人,你只能选一个,以前你已经做错了一次,现在我给你第二次机会。”

我没得选,我不能看着我年迈的父母去死。

还有我哥一家,他们刚刚添了一个新成员,昨天嫂子还抱着孩子说让我给孩子起名。

我给Ming寄了一盒Kitkat那是我们在一起后,最爱吃的东西,Ming说那巧克力给我一样甜蜜。

从我泄露了有关Ming的机器人的秘密开始,我知道Ming很快就会知道我没死,而这盒巧克力,不用我署名,我相信他也会猜到是谁。

我在巧克力里下了慢性毒药,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巧克力我每个月都会寄,我知道,只要是我送的Ming一定会吃。

然后,他就会全身慢慢无力,然后他将会呼吸困难,然后他会坐在轮椅上,不过没关系,只要他还活着,我总有办法治好他。

只要他倒下了,就不能再制造出新型机器人,一切都会停止。

可是,我没想到Ming真的会死。

我的国家,并不相信我这个曾经背叛过它的间谍。

他们在我的礼物里加了料,而我,对此一无所知。

直到我听到了Ming的死讯。

Ming的死,带来了两国的和平,而我也因为杀敌有功得到了赦免。

然后,我就来到了这里。

 

 

Kit的故事讲完了,主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所以,我只是一个替代品,你的替代品,而你,杀了Ming!”

“对不起,不过这就是事实。你的记忆被Ming锁住了,他可能害怕你会伤心吧。”

主人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可是,他是我的,不是吗?他是属于我的。”

我的手感知到主人的温度,三十度,这对于人类身体来说属于高温,但是现在我已经不用担心,我知道,主人的这种情绪叫做激动。

“我今天来,是带他走的。”

Kit歉意的说道。

“不行!我把我的过去都还给你,但是,你不能连我的未来都抢走。”

“那你呢?”

Kit看着我问道。

“我的编号是0401,我的是陪伴型机器人,我的任务,是陪伴他。”

我扬起那只紧握着我的手不放的另外一只手,对Kit说道。

我不知道父亲制造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也许不是他最完美的作品,可是,守护主人,是我的责任,更何况,我为了主人已经生病了。

如果他制造我的目的,就是为了等待眼前的这个人,那么我拒绝,哪怕自毁程序,因此而被销毁,我也不怕。

因为我已经感染了病毒,一种只有主人才能医好的病。

 

Kit看着我们,忽然笑了。

他的笑有些孤寂,又有些释然。

“对不起,我不应该吓唬你们,我只是,嫉妒吧。”

说完,他冲着我伸出手:“把东西给我吧,然后我就要回去了,我答应了Ming要带他去我的家乡,要带他去看冰原雪景,陪他打一场痛痛快快的雪仗,去见我的家人,在冰天雪地的木屋里依偎在一起。”

 

有晶莹的液体从他的眼角滚落下来,这一次,我知道,那是真正的,人类的泪。

 

他,哭了。

 

“我亲手杀了我最爱的人。”

 

那一刻,我的盲区似乎被一把钥匙打开。

 

我放开主人的手,走到他的面前,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戳了一下他的酒窝:“傻瓜,不要哭,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只要你没事,就是死也心甘情愿,我的双手已经沾了太多的鲜血。只是遗憾啊,没有实现当年我们的诺言,我不恨你,我只恨这个糟糕的世界。”

 

Kit抬起头,看向我的目光猛地一亮,又迅速暗去。

 

因为我已经收回了自己的手,从自己的颈后抽出来了一个芯片。

 

那里,装着我父亲的记忆,这个一直以来困扰着我,干扰着我的东西,而我刚才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说出了父亲想要对Kit说的最后的话。

 

他接过那个小小的芯片,然后转过身去,背影决绝孤寂。

“谢谢你们,打扰了,我这就带Ming回去。”

 

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



我看着他被沐浴成金色的背影喃喃的问道:”所以,爱情到底是什么。“



他没有回头,肩头微微耸动。



“爱情啊,于我就是你赠他砒霜,他却食之如甘露吧。”

 

 

我的其它文请戳:我的逐月MK文整理 

评论(39)
热度(68)
  1. 0天空的距离一柄妖刀洞爷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