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 (一)ming&kit

暗戳戳的给自己打一发广告,其实已经有小可爱猜出来了。

这个是我第一次学习写这种风格的长篇,来自 @灰色的陶瓷碗  这位妹子的点梗,本来是想试着写那种淡淡的忧伤风的破镜重圆,但是写了一点发现笔力有限,写出来就和流水账一样,然后就加了点别的东西。。

因为第一次尝试,可能会崩坏。。。也可能写到半途写不下去了,所以就用了小号。

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看。


银卷子:

occ预警

mk剧中同人,与真人无关哦~


背景ming和kit分手七年后,年龄什么的自己乱猜的,欢迎指正。

Pha和Wayo回国了,Beam死命拉着Kit一起要给两个人接风。
晚上下班的时候,Kit医生难得的没有加班,匆匆的换了身衣服,就离开了医院。
当他风尘仆仆的赶到逐月酒吧的时候,才发现只有Beam和Forth两个人。
“呐,今天那俩人来不了了,Pha说Wayo没倒好时差,身体又有些不舒服,改天再聚。”
Kit面色疲惫的在Beam的身边坐下:“那你不早说,医院那边还有的忙呢,不然我就先回去了。”
“kit医生,你是要把你的生命都献给医院吗?你都多久没有放松一下了,你看看,这里,有多少鲜活的肉体,等着你去拯救,只要你勾勾手。”
Kit笑了一下:“Beam,医院等着我拯救的人更多。”
“兄弟,你是人,不是机器,放松一点,你看你现在,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
Beam说着,用自己的杯子撞了一下Kit的酒杯:“和我一起享受青春吧。”
Kit轻叹:可我…本来就不年轻了。”
“嘿,不要乱说啊!我可是正当年轻呢。”Beam佯装生气的说道。
Kit多久没有喝酒了,一年?两年?三年?还是更多?
辛辣的酒从他的喉头滚过,火烧一般,倾倒在他的胃中,有那么一瞬,Kit觉得有些眩晕。
好在他懂得克制,但是Beam不知是不是被Forth看的太严了,今天趁着Kit在场,喝的比他还多。
当他微笑着目送一脸歉意的Forth把Beam抗走的时候,Kit也有些微微的醉意了。
酒吧里依然热闹,身边的位置空下了,马上就有人来填补,男男女女,面目模糊。
Kit礼貌的拒绝了对方的搭讪和邀请。
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打算离开。
Kit医生虽然面色疲惫,但是在这就酒吧里也是很显眼的,如果几年未见的大学同学见到他一定会惊呼老天的不公,因为他和刚刚毕业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一张好看的娃娃脸依然可以冒充大学生。
可是,酒吧里的氛围却让他索然无味,好友走了,他也不想再多做停留。
猛然站起身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几晃,他真的有些喝多了,喧闹的音乐,躁动的灵魂,让Kit有那么一瞬间的迷失。
因此,当他看到Ming的时候,整个人都恍惚了。
彼时,他正费力的拨开那些充满了荷尔蒙的肉体,躲开那些试图挽留他的手。
然后,他就看到了Ming站在人群中,虽然只是露出了一个侧脸,但是Kit看的出,他在笑,对着他面前的另外一个男孩笑。
两个人的银白色耳钉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下熠熠发光,刺得Kit有些睁不开眼。
Kit下意识的别开眼,当他再抬起头时,那人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他,轻启嘴角,脸上带着Kit再熟悉不过的痞痞的笑容:“P’Kit,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真的是好久不见,从Kit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七年了。
七年的时间,很长,长到足够改变太多的东西。
自己已经到了而立之年,成为了受人尊敬的Kit医生。
而他和Ming居然奇迹般地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这么多年,都没有再遇到过。
原来缘分这种事情,真的是事在人为的,当对方不想努力的时候,就真的没有了。
Ming和Kit记忆中的那个人有了很大的变化。
比如Kit记得Ming以前是从来都不戴任何饰品的,他永远都是那个清爽干净的大男孩,而现在,Ming的耳钉,晃的Kit睁不开眼。
又比如,Ming的目光比以前更具侵略性,更张扬,甚至有些琢磨不透。
是了,听Wayo说如今的Ming已经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事业上的成功,是会让人更加自信的吧。
可是Kit却莫名想起以前的那只纯良的小狼狗,满心满眼都写着讨好和喜欢。
七年的时间,也很短,算起来,Ming也快三十了,但是时间似乎并没有在这个人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他还是那么的帅气,人群中依然出众,只不过小狼狗长大了,成熟了,更有魅力了,不经意的一笑都像在勾人。
可是,这些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不知是灯光太刺眼,还是那耳钉太夺目,Kit的眼中迅速而的起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他仰起头,睁大了双眼,嘴角扬起恰到好处的弧度:“是啊,好久不见,Ming。”
“P,这是你朋友?”Ming刚要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刚才的那个男孩就从人群中钻了出来,站在Ming的旁边一脸戒备的看着Kit。
男孩很年轻,大概是二十岁左右,可能是玩疯了,几缕栗色的刘海粘在额头。
荧光白色的外套搭在肩膀上,露出白皙的脖颈和好看的锁骨。
年轻,任性,骄傲,漂亮。
“嗷~是啊,遇到了以前的学长。”
Ming笑着看着Kit,对于男孩毫无礼貌地问话,没有一丝的愠怒。
以前的学长,Kit的喉结动了动,是啊, 自己不过是Ming以前的学长罢了,而眼前的这个人不过是以前的学弟。
胃在一抽一抽的疼,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把胃里的空气抽空,Kit脸上却依然带着笑意。
“那……打过招呼了,我们就回去吧,大家都在等我们呢。”
“你先过去,我再和学长说几句话。”
Ming侧过头去,对男孩笑了一下,这个笑容,Kit很熟悉,如今却显得格外陌生。
“那,不要太久哦,那些人趁你不在,就欺负我,让我喝酒。”
“不必了!”
Kit忽然突兀的说道。
“怎么?”
Ming一脸诧异的看向Kit。
“既然你还有事,就去忙吧,刚好我也要走了。”
“这样吗?”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Ming。”Kit牵动嘴角,露出他深深的酒窝。
“那……好吧,再见P’Kit。”
Kit一步一步缓慢的从人群中穿过,他的头有些晕,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音乐太大,他的胃部也开始隐隐翻动。
“P’Kit!”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慢慢地转过头。
“好不容易遇见了,不如留一下电话号码吧。”
Ming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Kit的面前。
Kit看不清Ming的脸,只觉得头顶闪动的灯光和周围嘈杂的人声让他想吐,他摆了摆手:“还是不用了,我们,似乎没有什么联系的必要了。”

Kit没有再回头,在确信自己已经离开了Ming的视线,他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冲进卫生间里,趴在洗手池旁,翻江倒海的呕吐。
苦,好苦,一会儿胃部那灼人的酒就被他尽数倒出,只能大口大口的呕着苦水,仿佛要把五脏六腑一起呕出来一般。
“艹,真特么的苦。”
他一拳打在墙上,身体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
Kit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双眼红肿,脸色难看的像一张灰纸片,他拍了拍自己的双颊,直到脸上浮现了不正常的红晕,这才对着自自己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你,真没用。”

评论(6)
热度(355)
  1. 可愛美美一maya银卷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可愛美美一maya银卷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