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传染 ming&kit



Kit感冒了,很严重那种,打喷嚏,流鼻涕,咳嗽不止。
低烧让他的双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像是带着微醺的醉意,又像是染了不适合的腮红。
打从有了感冒征兆,他一直住在医院值班室,Ming那边问过来,就一律回说工作忙。
面对Ming每天的狂轰滥炸,他都是敷衍而过。
其实,他是怕传染给Ming,Ming的抵抗力一向很弱,一换季就感冒,平时接触不到病毒他还经常感冒,更别说自己这个活体病毒就在他身边了。
更何况,Ming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像是一只大型犬一般,恨不得无时无刻不黏在他的身上,Kit可以和别人保持距离,可是每当看到Ming那可怜巴巴的表情,自己原本坚定地原则就被忘得七七八八的了。
让他和Ming待在一起,不出三分钟,怕是就要把自己的病毒传染给他。
而且他的工作的确很忙,大学毕业之后,他如愿以偿的进入了医院,穿上白大褂,拿起了手术刀。
Ming如今也大四了,他们工程院实习早,如今每天早上看着Ming穿的西装革履的送自己上班,Kit还是觉得有些恍惚。
就这样在一起了吗?
比起好友们那些或天雷勾动地火,或苦恋修成正果。
自己和Ming的爱情,的确是平淡很多吧。
可是,就是因为看过了么多的不容易,才会让他们更加珍惜彼此吧。
他爱Ming的坦荡,也感谢他当初的坚持,毕竟一个能够让你看清自己真心的人,也是世间少有。
因此,在两个人都确定了工作之后,Ming就从学校搬了出来,Kit知道Ming对自己的迁就。
因为Kit要上夜班,所以特意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
每天早上Ming都会早早起床,准备好早餐,然后送Kit上班,再穿越大半个城市去到自己的公司。
Kit当然心疼Ming他也曾经几次和Ming 谈过这个问题。
但是在这件事上,Ming很固执,两个人现在都很忙,都在为未来能有彼此而打拼。
每天见面的时间本来就有限,早上上班的时光,就成了两人最温馨的相处。
每天早上,Kit还带着几分睡意半靠车椅上,听着Ming用他那惯有的唠唠叨叨的语气讲述工作中的烦恼。
很多工作上的东西,他们彼此说了可能也都不懂,但是对方说给你听的,你就会忍不住微微翘起嘴角,生活也许就是在这些琐碎和不经意间才能找到一丝浪漫吧。

“Kit,二床的病人不太舒服,你过去看一下吧。”
值班护士推门进来,打断了Kit的思绪。
Kit点点头,戴上口罩,只露出一双因为过度劳累而血丝遍布的双眼,这也是他这几天不想回家的原因之一,如果Ming看到他这样,只怕又会大惊小怪的喊心疼。

二床住的是一个老婆婆,似乎很寂寞,没见有什么人来看过她,老人总是喜欢拉着Kit的手,扯东扯西。
老婆婆的牙都掉光了,可是看到Kit的时候,笑得却灿烂的像朵花儿。
老婆婆说,Kit医生长得很像自己的初恋情人呢。
婆婆没什么大碍,只是可能寂寞了。
Kit 做完了例行检查,又被婆婆拉着手絮絮叨叨的聊了一堆。
Kit一双眼睛笑的弯弯的,没有一点不耐烦。
口袋里忽然传来一阵震动,Kit掏出手机。
是Ming发来的消息:“在干嘛?”
“在查房。”
“嗷~我的Ktikat什么时候能回来查我的房呢?你就不怕我红杏出墙么?”
隔着手机屏幕,Kit都能感受到Ming的怨念,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出他看着自己撅着嘴的样子。
“你要是有胆就试试啊。”
“不敢,不敢,老婆大人,这样的念头我连想都不敢想的,就是……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才回家呀。”
“忙完这周吧,回去给你做大餐。”
“嗷~我不要吃大餐,我只要吃Kitkat。”
“滚蛋。”
Kit收回手机,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是女朋友吗?”
老奶奶看着Kit问道。
“嗷~就……”
Kit犹豫了一下:“是我的男朋友。”
“哦,哦,男朋友啊。”
婆婆明显愣住了。
不过接下来的对话,婆婆就显得小心翼翼了很多。
“婆婆,你安心养病,你的身体还很好呢。”
Kit给婆婆整理好被角,转身打算出去。
“Kit医生。”
婆婆在背后叫住了他:“你男朋友对你好么?你们这样,会幸福吗?”
Kit回过头,摘下口罩,没有丝毫的迟疑:“婆婆,我男朋友叫Ming,他对我很好,我们很相爱,我相信我们会幸福的。”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空气也不知不觉变得潮湿,Kit看着窗外的雨滴发呆。
说不介意,但是刚才婆婆那一瞬间的戒备还是让Kit有一丝难过。
刚到医院的时候,也有很多人示好,像Kit这样的男孩,走到哪都不乏追求者。不过Kit每次都会很耐心拒绝。
那么Ming呢?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校之月呢。
可是Ming从来不曾避讳两个人的关系,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后来工作。
当初在学校,他就是大张旗鼓的追求自己,恨不得昭告天下这个人是他的。
他们公司的第一次聚餐,Ming就是带着他去的,当着他们部门的同事和家属的面骄傲的跟大家宣布:“呐,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Kit,他是一名很出色的医生呢。”
那时候,那些人看向他们的目光有惊讶,有厌恶,也有平静,但是更多的会和婆婆一样,是不解吧。
为什么两个男人就不能幸福呢?
Kit真的觉得自己很满足了。

叩叩叩,有人在敲他的玻璃窗。
Kit抬起头,看到Ming一张大大的笑脸就映在窗口,看到Kit发现他,对方的笑容就更灿烂了。
“你怎么来了?”
Kit匆忙的拿起桌子上的口罩,将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
“嗷~我加了两个通宵的班,部长才给了我假,我想你了。”
Ming举着雨伞,歪着头,看着Kit。
“先进来再说吧,外面多冷。”
Kit心下叹气,Ming总是这样,给他制造些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的东西。
Ming将雨伞放在门边,两个一周没见的恋人看到彼此的时候,都皱起了眉头。
“怎么又瘦了。”
Kit小心的帮Ming弹落挂在衣袖上的雨珠,Ming应该是从公司直接赶过来的吧,工作牌都没来得及摘。
他的双眼也泛着血丝,下巴发青,也不知几天没刮胡子了。
“有吗?就每天想你,你不在,我茶饭不思呢。”
Ming说着就要来拥抱Kit,但是却被Kit小心的推开了。
Ming的双手悬在半空中,有些尴尬,窗外是滴滴答答的雨声。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Ming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啊,下这么大的雨,你过来干什么!既然难得放假,就好好回去休息,你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Kit凶巴巴的说道。
“可是……我想你啊,你又不回家,我每天回家都对着空空的房子,还不如工作。”
“所以就不吃饭?所以就不睡觉?”
Kit的还是凶凶的,可是语气里已经全是心疼。
“就,想赶紧忙完,就能来见你了。”
“Ming。”
“嗯?”
Ming一屁股坐在了Kit的椅子上,抬起头,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Kit。
Kit看着他的眼睛,一句狠话也说不出。
“嗷~渴死我了。”
Ming见Kit态度缓和,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就要喝。
“给我放下!”
Kit吓的声儿都变了。
不出意料,他的这声暴喝又换来了Ming一脸委屈巴巴的表情。
“P’Kit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个称呼,每次只有Ming觉得非常委屈的时候才会说,看来他今天真是委屈坏了。
熬了两个通宵,心情雀跃的本来看他的Kitkat谁知Kit的态度却这么的微妙。
Kit看着Ming叹了口气:“算了,你在这等等我。”
Kit拿出自己的饭盒,小心翼翼的消了好几遍毒。
Ming的胃不好,这段时间估计也没有好好的吃过饭,他给Ming去医院的食堂打了粥,又特意拜托食堂的阿姨给他做了一份青木瓜沙拉。
Ming的嘴很挑的,他在外面都吃的很少,都是自己给他惯坏了。
回来办公室的时候,他发现Ming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自己一开门,Ming就猛然抬起头,一脸困倦的对Kit露出笑脸,就像一只冲着主人摇尾示好的小狗。
Kit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就像是他手里的红豆粥,调入了甘甜的蜂蜜,又甜又糯,化都化不开了。

“要不你再睡一会儿吧!”
“不要!”
Ming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爱人,似乎生怕他忽然消失,又怕失了这份温柔。
“那就吃点东西。”
Kit将饭菜放在桌子上。
Ming欢快的点了点头,他大概是真的饿了,眼前摆的又都是他爱吃的,粥喝了大半碗,他才抬起头:“味道照Kit做的差远了呢。”
“快吃吧!哪来那么多废话。”
“Kit不是也没吃吗?我们一起吃好不好。”
Ming端着勺子,将粥送到Kit的嘴边。
Kit的脸上还带着白色的口罩。
他本能的往后躲,却看到Ming受伤眼神。
他无奈的摘下口罩:“Ming我感冒了,不要闹,我会传染给你的。”
“这样啊。”
Ming 放下手中的勺子,眼珠转了一圈,忽然笑了。
“原来,Kit就是因为这样躲着我,我还以为我失宠了呢。”
“你在胡思乱想……”
Kit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嘴巴就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堵住,那是Ming的嘴唇,还带着红豆粥的甜味儿。
Kit捶打着Ming的胸口,Ming却将他紧紧的搂在怀中。
这是一个绵长的吻,结束时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Kit的脸涨的更红了:“你疯了吗!你会被我传染的!”
Ming毫不介意的端起粥:“好了,现在已经传染了,亲爱的,我们可以回家了么?”

☞: 我的逐月MK文整理

评论(71)
热度(453)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