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我的男友是大佬(番外四 哥嫂篇) Forth&Beam 强强,黑道

哥嫂篇最后一个番外,四哥视角


愿做你的狼狗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我只知道当我浑身是血的倒在昏暗的小巷中,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Beam。
是的,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看上去十分柔顺的头发和他那一脸的倨傲十分的不搭。
他居高临下,我就倒在他的脚下。
血与泥让我的全身污秽不堪,而他则像一只立于污浊之中的黑色天鹅,漫不经心的低下优美的脖颈。
他如宝石般明亮的眸子盯着我:“死了吗?”
声音如同一块上好的丝绸一般顺滑,又如沙漠中的一抹甘泉般清凉。
我本已经渐渐熄灭的求生欲望,被眼前的这个人点亮。
我张了张嘴,满是血腥的味道。
我听到自己沙哑而难听的声音:“我……想活。”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哪里打动了这位铁石心肠的Beam少爷,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一个狭小的床上,周身打着绷带,就像一个笨拙的木乃伊。
可是我知道,我活了,而那双眸子的主人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不知道他把我带到了哪?其实我也并不在乎,因为我是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人。
在我养伤期间,曾经有人来问过我,为什么会浑身是血的出现在那里。
可是,让他们失望了,我根本不知道。
我很渴望在见到那个人,希望他来亲自审问我,不过可惜,只是奢望。

我的身体很强壮,恢复的也很快,因此,那天当一群人冲进我的房间的时候,我几乎是本能的出手了。
我讶异于自己的身手,居然把七八个看上去很壮的男人打倒,直到一把枪对准了我的头,我才乖乖的举起了双手。

那是我第二次见到他。
他慵懒的躺在一把老板椅当中,穿着一身面料考究的睡衣,睡衣的领口大开着,露出一块雪白的胸脯,上面还有点点红痕。

那块白过于夺目,以至于我不得不避开它。
可是他却满不在乎,大咧咧的靠在椅背上。


“你很能打?是谁派你来的?”
“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没有说谎。
“你叫什么名字。”
他居然对着我笑了一下。
“Forth。”
一个名字脱口而出,似乎根本没有经过我的大脑。
这是我的名字吗?
“Forth?”
这个词从他那两片殷红的薄唇中吐出,似乎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魔力。
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是的,我是Forth。”
我看到他对旁边的手下用了一个眼色,然后那人就匆匆的退下了。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从上到下。
良久,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枪问道:“会开枪吗?”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忽然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到我的面前,把那把枪递到我的手里:“试试。”
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
我的手碰到他的手,他的手,比那枪还要凉。

我握着那把枪,我不记得自己会不会开枪, 可是当我手里握着它的时候,的确是有一种无比的熟悉感。

我举起了枪,对准了前方。
周围马上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

“放下。”
是他的声音。
我依言放下枪。
“不,我说的不是你,你继续。”
他看着我目光有些兴奋,带着鼓励。
我再一次举起手枪,枪口在屋子里画了一圈,最后停在他的脸上。
“少爷…”
“哎,都别动。”
他依然微笑。
我终于第一次和他对视,然后我扣动了扳机,子弹贴着他的耳朵飞了出去,打碎了玻璃。 
一只停在窗外树上的鸟一头栽了下去。

他深深的盯了我几分钟,然后哈哈大笑:“很好,你应该知道是我救了你,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记住我叫Beam,你的救命恩人,你的少爷。”
“是,少爷。”
我恭敬的低下头,只觉得这一幕如此的似曾相识,头传来一阵阵痛,我抬起头,看到他好看的脸。

他们说我是一只狼狗,一只只听命于Beam的狗,没错,我不否认。
这个人给我了生命,更重要的是,他让我有了生的欲望。

“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的过去吗?”
每当我帮他完成那些看似疯狂的任务的时候,他都会玩味的看着我问道。
我只是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以前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我的这些本事是谁教的,但我想,不管曾经我的人生是多么精彩刺激,也不会比现在更好。
因为现在,我就站在Beam少爷的对面,一伸手就能将他揽入怀中,在他的身上埋下属于我的的记号。
他大概是个害怕寂寞的人吧,因为他总是在和不同的人上床。
我并没有生气,因为我知道他只是需要温暖。
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我会用一些小手段让这些暖床的人消失,在这件事上,他一直都很纵容我,我知道这是他对我的奖励。
可是Kit不同,我能感觉得到,他对那个单纯又横冲直撞的男孩不一样。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他将老帮主架空之后。
那天他喝了很多酒,烂醉如泥,和平常一样,我守在醉酒的他的床边,听到他喊出了这个名字,然后我看到他流泪了。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叫做Kit的人不能留,他,必须死。
而且,我也真的这么做了。偷袭MK两帮的时候,我没有按照他的吩咐把那个男孩带回来,而是给了他一枪。
我知道我的做法会让他震怒,但是如果他不爱我,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他很生气,他把我关了起来,可是他没有杀我,那一刻我知道,我还有赢的希望。
于是我对他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我上了他。
其实我很后悔,当然我不是因为我的决定而后悔,我只是后悔自己应该对他再温柔一些。
他在盛怒之下,我不能留,而且我总觉得这次的帮派之争没有这么简单。
我可以死在他的手下,但是前提是他是安全的。

见到Wayo和Pha的时候,我把一切都记起来了。
我是Forth,W帮老帮主的义子。
而眼前的这两个人是我有着过命交情的兄弟。
我是追踪一个人来到这里的,那个人企图分裂W帮,动摇帮派在国内的根基,我一路调查,跟到国内,然后我就遇袭了。
我同意了Pha的提议,和他去见了Ming。
M帮的少爷还算理智,虽然我们打了一架,但他还是能从大局出发。
工厂一战的确是我们做的局,不但是为了引出那个阴暗的小人,将他的势力一网打尽。
更是为了我们两个的私心,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男人却有着一样可笑的私心,幼稚的像两个孩子。
然后呢?
我赢了,Ming这个歹毒的家伙下手真的是毫不留情,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他是真的想杀死我。
不过这都不重要,我看到他,Beam为我流泪了,在生死关头他还是选择了我,那么我流的血,受的伤一切都值得了。
义父很开明,他虽然舍不得我,但是还是放我离开。
如今我依然听命于Beam小帮主,帮他筹划如何和M帮争抢地盘。
只不过,白天风光无限的Beam帮主到了晚上,在床上可就任我摆布了。

我是Forth,我会心甘情愿做你的狼狗,一生一世。

评论(33)
热度(208)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