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Kun Ming的烦恼和Kun Kit的心事 Ming&Kit

“你说……Ming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足足喝了半个小时的闷酒,Kit 终于开了口。

“噗……”

Beam把刚灌进嘴里的一口酒全都喷了出来。

“咳咳咳,你受什么刺激了?Ming?外面有人了?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们两个在一起也已经好几年了,七年之痒,也是说不定的呐。”

“我说,朋友,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Ming没信心?你知道吗?Ming和Forth可是被他们公司并成为头号妻奴的两个人,说你外面有人,我倒是相信。”

Beam摇了摇头,赶紧喝口啤酒压压惊。

好久没出来喝酒了,他都有点忘记酒的味道了。

“我是认真的,我觉得Ming肯定是有事瞒着我。”

Kit苦恼的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眉头皱的紧紧的。

“比如?”

比如?Kit也说不好。

大学毕业之后,两个人顺理成章的住在了一起,从恋爱到同居,Ming对他还是始终如一。

早上出门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会定期旅游和看望双方的父母。

偶尔出差的日子,也要腻腻歪歪的视频到半夜。

性生活和谐,还会时不时的创造一些浪漫和惊喜。


“停停停,我说,我也是有老公的人,你就不要当着我的面秀恩爱了,我只是问你到底觉得Ming哪里不对。”

Beam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不小心就被塞了一嘴的狗粮,回去他可要好好的跟Forth吐槽一下。

“呃……”

哪里不对呢? 大概就是Ming已经好久没有吻过自己了吧。

没错,就是,算起来,Ming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吻过自己了,哪怕是他平时最喜欢亲吻的酒窝。

他一定是不爱自己了,Kit从来没有主动亲过Ming,每次都是Ming像一只大型犬类一样贴上来索吻。

是嫌自己不够主动吗?可是他们这么多年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啊。

可能是最近太忙了吧,最近医院的病人很多,Kit经常加班到深夜,疲惫是自然的了,这一段时间,他几乎忙的黑白颠倒,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时间陪他?

“不要胡思乱想了嘛,接吻这种事情,情绪到了,就亲呗,他不亲你,你就亲他嘛,你这种别扭的性格,活该自己难受。还有啊,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知道你忙,胡子该刮还是要刮一下的吧。”

Beam见不得自己朋友这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开始了言传身教。

正说着,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了Forth温柔的声音:“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和Blof都想你了,还是我现在就开车去接你。”

“腻歪,我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要你管。”

Beam看着像是在抱怨,嘴角却藏不住笑意。

“咳咳。”

Kit用力的咳嗽了一声,Beam这才收起了笑容:“嗷~就这样吧,我陪Kit喝酒呢。”

“Kit吗?他怎么没和N’Ming一起?今天下班时看到Ming急匆匆的走了,说有约会,我还以为是和Kit呢。”

“约会!”Beam吃惊的喊出声。

“额,额,没事,那你吃饭吧,回去再说。”

他瞄了一眼好友识趣的挂断了电话。

沉默,尴尬的沉默。

好半天,Beam才试探的说道:“或者Ming他想给你个惊喜,你一会儿回家没准给你准备了一屋子的玫瑰花还有烛光晚餐呐!”

“随便吧!既然这样,今晚咱们就放开了玩吧。”

Kit的嘴唇都被快被自己咬破了,却还在嘴硬。

他开始一杯一杯往自己的肚子里倒酒,任凭Beam怎么劝都不听。

“我才不在乎,你不用劝我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嘛,自己玩自己的也不错嘛。”

Kit打着酒嗝,头靠在Beam的身上。

Beam真是哭笑不得,不在乎?一晚上都在絮絮叨叨的抱怨着,还说不在乎,朋友,你眼圈都红了呐。

Forth的电话已经打过好几遍了,催着他回家,可是,他也不能把这个喝的醉醺醺的家伙自己扔在这啊。

没有办法,他只好让Forth来接他们。

风风火火的赶到酒吧的Forth看着整个人都挂在Beam身上的人,直接掏出了电话。

“不管你在哪,马上来把人接走,不然的话他就被别人扛走了。”

Ming赶到的时候,Forth正冷着脸,钳制着Kit的双臂,Kit低垂着脑袋,眼睛被头发遮住,一动不动格外的乖顺。

看上去就像是靠在Forth的怀里一样。

“P,我自己来就好了。”

Ming上前一把把人搂到自己怀里。

Forth哼了一声:“要不是他死命的往Beam身上蹭,我才懒得扶着他。”

明知道大家都是朋友,但是看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和Beam那么亲密,他还是忍不住要吃醋。

“呐,弟弟,我们走啦。”

Beam的脸红红的,显然也是喝的有点多。

“对不起,P,给你们添麻烦了。”

Ming向两人行礼。

“嗷~那到没什么,不过,你最近很忙吗?要多照顾爱人的情绪啊,kit他很在乎你的,我这个朋友啊,其实很敏感的。”

Beam拍了拍Ming的肩膀。

“我知道了P。”

Beam似乎还想问什么,却被Forth一把拽了过去:“小Blof还自己在家,我们就不帮你了。”

说完就搂着自己的人,匆匆走了。

 

喝醉了酒的Kit出奇的老实,一路上他就一直靠在Ming的怀里,动都不动。

Ming把Kit放到床上,脱掉他那一身酒气的衣服,又用热毛巾给他擦了身子,这期间,Kit都很配合。

收拾好一切,Ming坐到了床边,他叹了口气。

轻轻的抚摸着Kit柔顺的头发。

这是怎么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这么多酒了。

自从成为一个外科医生以后,Kit就很少再碰酒精了,因为他说酒精会让他的神经迟钝,拿手术刀的人,不能有一点的迟钝。

真是个认真的家伙,做什么事,都那么认真。

包括对自己。

这几天,看他那么忙,他真的很心疼,本来今晚想给他做一顿大餐,好好犒劳一下他,谁知回到家里他却不在,电话也一直都打不通。

“Ming你这个混蛋。”

睡梦中的人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

Ming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这个人啊,永远都是这样。

嘴上骂的比谁都凶,心却又比谁都软。

每次都说自己做的饭不好吃,但是还会一口气吃完。

每次加班他都会抱怨,抱怨完了还是会热了夜宵多晚都等自己回来。

Ming很知足了,也很幸福,你爱的人也刚好爱着你,此生也就别无所求了。

只是你呢?

Ming看着Kit嘟着的嘴巴,轻轻的啄了一口他柔软的栗色头发。

睡梦中被人骚扰,kit不满的皱了皱眉头。

“你为什么不开心?”

Ming看着自己的爱人,轻轻的呢喃着。

是自己哪里做的还不够好吗?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呢,Kitkat。

 “混蛋!你要是敢变心,我就打死你!”

Kit忽然睁开眼睛,对Ming吼了一句。

Ming哭笑不得的抓起Kit紧紧攥着的小拳头。

“亲爱的Kitkat我怎么可能会变心。”

 “Ming?”Kit眨巴着眼睛,看着悬在头顶的人脸,怯怯的叫了一声。

“是我,你醒了?”

Ming温柔的擦去Kit眼角的泪水,轻声问道。

“你怎么了……”

Ming的话刚出口,他的唇就被一片温暖覆盖。

他的大脑瞬间就失去了思考,这可是Kit第一次主动亲自己。

喝醉的人的吻没有什么章法,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酒气,Kit的舌就像是一颗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樱桃,调皮的在Ming的口中滑动,意外的挑逗Ming的神经。

Ming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开始混乱了。

可是,等等……

Ming一把推开了Kit:“等等,我的手机在响。”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卧室。

Kit盯着天花板发呆。他真的尽力了,这是自己第一次,这么主动的去吻他,虽然有醉酒掩盖,但是真的有点丢脸。

他的第一次主动,就这么被推开了。

也许,他真的已经不爱自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Kit知道是Ming,他赶紧眯起了双眼,Ming缓步走到他的面前,“亲爱的,你睡了吗?”Ming的声音幽幽的响起,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寒光一闪。

Kit猛然睁开双眼,Ming似乎没料到Kit没有睡。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剃须刀,尴尬的悬在空中。

“你……”

Kit有些头疼,他扶额看着对方。

“就……我帮你刮刮胡子吧。”

“哈?”

“你都一个星期没刮胡子了,我……亲你的时候老被扎到,大忙人,你的胡子真的很扎人。”

“死Ming!你去死吧!!”

 

 

 嗯,我又来了。实在是昨晚的糖吃的太多,我大椰奶撒糖跟不要钱一样。我们少爷实在是太会玩了,胡子梗实在是太戳我了。刚好有人说想看,于是我就控制不住我的双手了。这纯属是一个磕糖过度的人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脑洞的胡言乱语,大家看看就好。



评论(22)
热度(257)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