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我的男友是大佬(五) Ming&Kit 强强,黑道

五、自古祸害遗千年


“你说Ming没事?”

Kit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过激,小心了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正在修理指甲的大姐,乖乖的做回沙发上。

“听说Ming少只是受了点轻伤,那些埋伏你们的人都被M帮抓了回去。”

管家站在一旁,毕恭毕敬的汇报道。

“还真是祸害遗千年。”

Kit接了一句,不过在没人注意的地方,他一直紧紧攥着的手,却慢慢松开了。

“你和M帮的那小子,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May小姐斜睨着自己的弟弟,从小到大,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他了。

“大姐,你说什么呢,我和他可是势不两立。”

母亲去世的早,长姐如母,在自己姐姐面前,Kit终于可以卸去一切伪装。

“你啊,从来就不会隐藏自己的感情,你看看你,哪有一点老大的样子。”

May小姐伸手理了理Kit额头上的乱发,他刚刚睡醒,是被自己从被窝里拎出来的,脸上还带着惺忪的睡意,活脱脱就是个孩子。

老爸去世,她远在国外处理一些事情,偏偏她和她老公也遭受了埋伏,好不容易才脱身。

那天,看到Kit满身是血的被一群人围在中间,她眼睛都红了,幸好自己回来的及时,否则,她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这几天kIt的情绪却一直都不高,她知道,他在和自己赌气,因为她没有帮Ming。

“姐,我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你那天来的太晚,没看到你弟有多帅!”

“你还说!管家,那几个跟着Kit的手下,你都处理了吗?”

一提到这个,May小姐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都已经审问过了,他们的确不知情。”

“不知情有什么用,小少爷遇袭就是他们的失职,那几个人,全部留不得。”

“是,May小姐。”

管家弓腰点头,退了下去。

“还有你,这几天好好在家养伤,帮里的事情,我去处理。”

May狠狠的点了一下Kit的脸颊说道。

“姐!我没事,我还要去找杀死爸的凶手。”

“你听话一点,我可不想再失去我的弟弟。”

May的声音有些哽咽,她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这几天让小少爷好好在家养病,哪都不准去。”

声音从门口传来May的声音。

 

 

Kit觉得自己待在家里都快发霉了,其实,他真的一点伤都没有。

那天的情形虽然凶险,但是Ming一直把他护的很好,细皮嫩肉的Kit小少爷,连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

倒是Ming他那天为自己挡了好几刀,满身是血的,居然只是受了轻伤。

这家伙,虽然平时看上去一脸坏好意的笑,关键时刻也是条汉子。

可是,一想到那个联姻,Kit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是把自己当女人了吗?

开什么玩笑,他Kit小爷可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少爷,M帮的Ming少求见。”

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冒了出来,像是幽灵一样站在Kit面前。

“Ming?”

Kit愣了一下,自己刚想到这个人,他就来了。

“他来干什么?”

Kit皱起眉头,难不成是来兴师问罪的?

自己那天把他扔下了的确是有悖江湖道义,怪只能怪他不知死活的来提什么联姻,谁不知道M帮和K帮势不两立呢。

“Ming少说那天得少爷出手相救,十分感激,今天是来探望少爷的伤势的。”

“靠,他存心的吧,老子哪有受伤,不见!”

“少爷,上次的那些人可都还在Ming少的手里,要想知道他们的来历,还得从M帮下手,我怀疑,那些人可能和杀害老帮主的人有关。”

“我现在就下去。”

Kit说完,风风火火的就推开门往下走。

走了两步,他又想起了什么,转身走了回来。

站在镜子前,梳理了一下头发,披上了一件深灰色的大衣。

 

Ming坐在沙发上,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依然气定神闲,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的脸上还有几块淤青,胳膊上缠着绷带,但这却依然不影响他的帅气。

这些伤,放在别人的身上就是狼狈,可是放在他Ming少的身上,却别有一番说不出的韵味,他懒懒的往沙发上那么一靠,居然有一种病恹恹的美。

Kit本来是卯足了劲下来的,可是看到Ming这一身的伤,原本提起来的气,一下子就泄掉了。

他脸上淡淡的,嘴角用力的抿着,坐在Ming的面前,一言不发。

Ming的视线从上到下,打量着Kit,眼神似乎带着钩子。

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浑身上下似乎都浸在牛奶里,粉嫩白皙。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也没来得及打理,湿湿的搭在饱满光洁的额头上,他的嘴角负气般的紧紧抿着,露出两个硕大的酒窝,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格外的孩子气。

他的身上披着一件深灰色的大衣,大衣过于宽大,把他包裹的严严实实,就像一个被精心包装的瓷娃娃。

Ming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笑出声音,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从下摆露出来的乐高图案的粉色睡衣。

然后他的视线下移,一双白嫩的腿就映入了眼帘,Kit的腿上汗毛很少,看上去格外的光滑,但却纤细有力,让Ming不禁想起了那晚,那双腿是如何紧紧的缠绕着自己的腰肢。

Kit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下意识的就往沙发里缩了缩。

Ming强迫自己把目光从Kit那双瓷白色的脚踝上移开。

轻咳了一声,开了口:“看来,Kit少休养的不错,那天,还真是多谢Kit少爷了。”

“不客气,我也要谢谢你,让我差点送命。”

Kit虚张声势的大声说道。

“那天的事,的确是我大意了,不过kit少爷请放心,那些人已经都被我抓到了,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呵。”

Kit冷笑了一声:“只怕这个世界上,最希望我出事的人,就是Ming少你了吧。”

他必须强硬,这样才能压住自己心里的那一丝丝的愧疚,没错,只是一丝丝。

“Kit少这就冤枉我了,你对我来说,可比什么都重要。”

Ming说到这里,忽然皱起了眉头,按住自己的胳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Kit紧张的坐起身子:“你……不是伤的不重吗?”

“没事,都是小伤,不过是十几个伤口,失血多了一点罢了,这对我来说,都不算事。而且,我对外当然要说是轻伤了,不然,万一哪个死对头趁虚而入怎么办,我要对我手下的兄弟负责。”

Ming艰难的说道,

“靠,你有病吧,伤的这么重还出来蹦跶,装什么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可不要赖到我们K帮身上,我们K帮可从来不会乘人之危。”

“放心吧,Kit少,我是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咳咳,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要跟你说一下那些黑衣人的来历。”

Ming咧了咧毫无血色的嘴唇说道。

一提起黑衣人的事情,Kit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Kit少爷,这算是很重要的情报吧。”

Ming忽然看着Kit笑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Kit警觉起来。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们在地下停车场的约定,我说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

“想都别想,我告诉你,那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罢了,我可没答应你。”

Kit一下子就火了,本来看到他伤成这样,他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看来自己真是想太多了!

“是吗?那可真是让人伤心,本来我以为我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这些机密和你共享也无所谓。”
“哪种关系!你给老子说清楚!”

Kit猛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Ming的领口。

Ming被Kit从沙发上拽了起来,闻着Kit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Kit离他很近,近到他都能看到从他那宽大的领口处露出来的一块粉嫩皮肤。

“就……那种关系。”

 

“少爷,你看谁来了!”

身后传来了管家的声音,Kit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人正站在管家的身后,正眯着眼睛看着Kit和Ming。

“P’Cop!”kit立马松开了Ming冲那人跑过去。

“对不起,我来晚了。”

Cop伸手摸了摸Kit的头,动作自然熟稔。然而目光却依然停留在Ming的身上,四目相对,似乎有无声的火花在空气中燃烧,谁都不肯败下阵来。

Ming忽然微微一笑,目光却像是一把犀利的刀,直插咽喉。

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走到Kit和Cop中间,硬生生的将两个人隔开。

“没想到,Kit少爷的面子这么大,连C帮的人都惊动了。”

 

 那啥,起名无能,那就让奶Cop来客串一下情敌吧~~大家希望我先填哪个坑?好像这个催的人比较多~


TBC~

评论(29)
热度(206)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