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pire's Kiss(二)】主Ming&Kit,全员向 (大概)

二、轮回


巫师,在这个世界是一个独特的种族,而不是一种职业。

他们聪明,掌握着长寿的秘诀。不惧狼人和吸血鬼的撕咬。因此,不管是人类联盟,还是异族都对巫师有着或多或少的惧怕。

不过上天是公平的,巫师种族具有如此强大的能力,却一直都不兴旺,千百年来,巫师的数量越来越少。

 

自己已经在这个浑浊的世界上生活了多久了?

Kit也记不清了。

独活几百年,经历的太多,大部分的事情,已经变得模糊,苍白的世界,扭曲的人脸。

唯独这双眼睛,如同一潭清冽的水,总是在不经意间让他感到彻骨的寒意。

或是在那无数个清冷孤寂的夜,或是在热闹熙攘的人群中。

那双淡紫色的眼眸犹如一个巨大的旋涡,将Kit卷入其中,入眼的还有触目惊心的红,熊熊燃烧的火焰和撕心裂肺的惨叫。

疼,头疼,Kit觉得自己的头要裂成两半了。

“我这是怎么了?”

有人在和他说话,那么远,又那么近。

“你……没事吧?”

眼前的血红终于褪去,他看到了少年苍白的面孔,少年还很虚弱,半靠在床上,好看的眉头紧紧的锁着。

“你醒了。”

Kit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在微微颤抖。

“我这是怎么了?我……很不舒服。”

少年看着Kit目光中带着一丝疑惑。

“你……不知道吗?”

Kit迟疑了一下。

少年摇了摇头:“我觉得很难受,全身都不对劲,我是不是在发烧?为什么会这么热。好奇怪,我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你,是在梦里吗?”

少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可以很确定,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却莫名的让他很躁动。

他,觉得,很饿。

Kit苦笑了一下:“很正常,因为你觉醒了。”

“觉醒?”

少年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原本就毫无血色的脸变得更加的苍白,他看着Kit,用力的摇着头。

“不,不会的!我不相信。”

觉醒,对于人类来说就是一场噩梦,因为只有在体内隐藏着吸血鬼血统的人,才会觉醒,不管你接不接受,你都要变成曾经自己最讨厌的异族。

吸血鬼是一个自视甚高的种族,他们认为这个世界上出了他们以外的所有种族都是低贱的。

因此,除了天生的血统,他们很少对人类进行转化,人类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天然的血库。

当然,这其中也会异类。

历史上吸血鬼爱上人类例子比比皆是。

吸血鬼与人类的后代,通常都会携带吸血鬼的血统,这种基因也许会在几代之后才会显现出来,而这对一个正常的人类,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我爸妈,都是被吸血鬼害死的,我曾经发誓,如果给我机会,我会把他们都杀死。”

少年攥紧了拳头。

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Kit仔细的端详着这个少年,真的是太像了,眼睛,神态,就连嘴角抿起的弧度都是如此的相似。

真的是你吗?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再一次站在我的面前,可是这次,我该何去何从。

 

忽然,少年的好看的脸开始变得扭曲,紧紧的攥住了手里的被单,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尖利的牙齿暴露在空气中。

Kit伸出一只手,手掌泛起一团柔和的橙光,悬在少年的头顶,口中开始吟唱咒语。

少年在Kit的吟唱中渐渐安静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可是这片刻的安静却被一阵狼嚎打破。

刚刚平静下来的少年猛然张开嘴,一口咬住了Kit的手。

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少年贪婪的吸允着,一股熟悉的香甜味道让他欲罢不能。

良久他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发现自己仍然死死的咬着Kit的手,他吓了一跳,慌忙松开。

“你似乎饿坏了。”

Kit平静的说道,似乎刚才少年只是吃了个晚餐。

“对不起,我,你……我不是故意的,可是你身上似乎有一种特殊的味道。”

懵懂的少年慌乱的表达。

他刚刚吸了这个人的血,没有想象中的咸腥恶臭,入口的竟是说不出的甘甜滋味。

他,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这只是你的本能罢了。你在觉醒之后第一个吸的是我的血,所以才会对我的血液没有抵抗力。”

“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变成一个怪物。”

如果说变成让自己痛恨的吸血鬼这个事实让他难以接受,那么他清醒的看到自己吸了别人的血,已经足以让他崩溃了。

“活下去,并是不所有的吸血鬼和狼人都是怪物,就像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你们的同类。”

Kit轻声说道。

“我会死吗?被火烧死,或者是被怪物猎人射杀。”

良久,少年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平静的问道。

“不会,我会保护你的。”

Kit伸出手,迟疑的摸了摸少年因为挣扎和痛苦而变得湿漉漉的头发。

“你叫什么名字吗?”

少年抬起头,看着他。

“Kit,我是巫师Kit。”

Kit对着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谢谢你,Kit,我叫Ming,谢谢你救了我。”

Kit心底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Ming,他居然也叫Ming。

 “好吧,Ming,不要害怕,我会教会你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你是个巫师吗?不要怕,我不会烧死你的,我会保护你,因为我们都是异类。”

Ming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发。

“喂,说好了哦,不许在哭了,不然我可是会吸你的血的。”

他冲着小男孩龇了一下自己锋利的牙齿,男孩马上止住了哭声。

“这就对了嘛,来笑一个。”

Ming戳了一下小男孩的酒窝,心情大好。

                                                                                                                 


记忆深处的那张笑脸与眼前稍显稚嫩的面孔重叠,原来自己从来没有忘记过,哪怕是那些细碎的回忆,真的是可怕的轮回。

一颗泪珠悄悄的从Kit的眼角滑落,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TBC~


这篇一直拖着没写,是想给故事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设定(然而好像并没有)

谢谢大家的鼓励,我又元气满满的开始填坑啦!

评论(10)
热度(66)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