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月同人】我的男友是大佬(二) Ming&Kit 强强,黑道


二、联姻吗?


Ming,一个让道上大佬们都礼让三分的狠角色,其实说来,也不过是个年轻的孩子。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能够面不改色的在黑压压的枪口之下制服暗算自己的死对头。

你永远不知道他的笑脸背后藏着的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还是万劫不复的陷阱。

和懵懵懂懂的接管了家族事业的Kit不同,Ming很享受这种运筹帷幄的感觉,那些勾心斗角,腥风血雨,他乐在其中,他笑起来看上去是那么的阳光温和,可是行动起来却像是一只狠绝的孤狼。

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可是Ming不在乎。他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

对于他来说,任何事情都必须在他的掌控之内,大到帮派决策,小到冰箱里摆放的巧克力的数量,他都必须控制。

在他看来,只要凡事都在他的掌控之内,就没有什么可以击倒他的。

可是,只有一件事,是在他的掌控之外的。

他,Ming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道“笑面阎罗”Ming,被一个男人引诱了,更让他窝火的是,他居然不知道那个让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其实性爱这件事,对于Ming来说不过是一种消遣,以他地位和样貌,挖空了心思想要爬上他的床的人大有人在,男人,女人都有。

有些人是带着各种的目的,而有些人只是单纯的贪图Ming的肉体。

本来么,能和他这样的人睡上一次,本身也是值得炫耀的了。

Ming才不会在乎床伴的想法,对他来说只要对方能让他爽到,那么满足那些无关痛痒的小要求也无所谓,毕竟人生已经太无趣。

可是那个家伙,却是个例外。

 

事情还要追溯到一个月前,Ming去国外谈一笔跨国生意。

两方约在一个酒吧,对方很难缠,不过对于Ming来说也不是应付不来。

几个回合,对方就败下阵去,乖乖的答应了Ming的条件。

谈完正事,自然要放松一下,对方可能是想讨好Ming,叫来不少男男女女作陪。

说来也奇怪,那天Ming看着那些年轻漂亮的面孔,居然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于是他就让他们去陪自己的手下到外面好好玩玩。

而他自己则坐在包厢里放了舒缓的音乐,慢慢的品着酒,渐渐的他也有了些醉意。

然后,包房的门就被砰的一声推开了。

Ming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刀尖上舔血的生活,让他的反应变得及其迅速,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他已经翻滚到沙发后找好绝佳的掩体,用枪口对准了门口。

反水?寻仇?是自己大意了,一时之间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搜罗着对方的来头。

可是,等了半天,都没有动静,等他缓缓的从沙发后面探出头来,却只看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挂在门口。

“嗷~美人,我的美人在哪?”

是一个男孩,看上去很小,栗色短发有些凌乱,他低垂着头,只能看到他微翘的嘴唇,唇形完美,泛着水光,手里还抱着个酒瓶。

原来是个醉鬼。

Ming站直了身体,但是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滚出去。”

他冷冷的对门口的人说道。

“唉?”

那人被Ming的声音下了一跳,缓缓的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Ming愣了一下,他长得很好看,被碎发挡住的双眼,有些迷离,波光闪动,皮肤应该白皙吧,虽然现在他的全身都泛着粉红色。衣着干净清爽,看上去和这里糜烂的气氛有点格格不入。

他人被Ming吼了之后显得有点委屈,但是在看清Ming之后,居然咧嘴一笑。

他一笑起来,两个大大的酒窝就挂在了他的脸上。

“嗷~真的有美人啊,我还以为他们是骗我的呢。”

“出去。”

Ming意识到刚才自己有些失神,赶紧又冷声呵斥道。

“不要赶我走啊。”

对方说着,居然踉跄着跌进了包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靠着门,对着Ming 傻笑。

看来真的只是个酒鬼,Ming终于放松了警惕,走到他的面前,一伸手抓住了对方的下颚,强迫他看着自己。

“喂,听到了吗?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么凶干什么……长得那么好看,脾气可不怎么好。”

那人仰着头,这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跟Ming撒娇。

 “呐,不要凶我嘛,我请你吃好吃的。”

酒鬼说着,一只手插进了口袋里,像是在翻找着什么。

“你想干什么。”

Ming警惕的推到沙发旁,做出防御的姿势。

谁知对方摸了半天,然后又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对他笑了一下:“呐,找到了,请你吃,巧克力。”

说着,一块红色包装的KitKat就摆在了Ming的面前。

Ming看着那块巧克力搞不到这个酒鬼到底要干什么。

“嗷~快,拿着吧,我可很少送别人礼物的,要不是因为你长得这么好看,我才不会给你吃呢,我也只剩下一块了。”

他看着巧克力目光里居然还有些恋恋不舍。

见Ming迟迟不肯接,他晃晃悠悠的扶着门从地上站了起来。

“喂,你这样很伤人的啊。”

男孩说着,就举着巧克力,一步三晃的走到了Ming的面前。

“我不要,你赶紧给我出去。”

对方身上冲天的酒气熏得Ming不禁皱起了眉头,他这是喝了多少酒。

“你不要,我会很伤心的,呐,给……啊……”

男孩的脚被皱起的地毯绊了一下,本来就站立不稳的他,直挺挺的就朝Ming砸了过来。Ming只觉得身上一沉,人就被压在了沙发上。

喝醉酒的人格外的沉,再加上对方在他身上像是扭麻花一样,扭动个不停,推了半天,居然也没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掉,反倒让两个人纠缠在一起。

“如果你再不从我的身上下去,我可就不客气了。”

Ming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是个正常人,这样一个鲜嫩可口食物送到他的嘴边,他怎么可能毫无反应。

奇怪刚才那些人在他身上怎么摸自己都没有感觉,而这个人,只不过是在自己身上扭了几下,他,居然有了生理反应。

男孩的脸忽然凑到他的面前,一双眼睛睁的圆圆的像是鹿一样,带着一股青涩的诱惑。

“真好看啊,我能亲你一下吗?”

酒气夹杂着对方笨重炽热的呼吸,Ming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也醉了。

“该死。”

身体已经快他一步做出了反应。

美色当前,Ming觉得自己没有理由辜负,他一翻身,将对方压在了身下。

男孩有些懵懵的,仍然对着Ming痴痴的笑。

“你想和美人玩吗?”

Ming低下头,伏在男孩的耳边轻声问道。

                                                                                                                    

 

这个人……为什么一直这样看着自己,自己的脸上是有花吗?

Kit摸了摸自己的脸,想想又觉得这个动作不妥,有损自己老大的威严。

于是轻咳了一声,将手背到了身后。

“请问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也许在梦里吧。”

Ming双臂舒展,搭在沙发上,随意,放松,他对Kit点了一下头。

“请坐。”

“哦。”

Kit乖乖的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明明这是自己的家,怎么三言两语感觉对方已经反客为主。

他赶紧板起面孔:“家父不幸去世,帮中事务繁忙,不知道Ming少这次来有什么指教。”

言下之意很明白,老子很忙,你有屁快放,没事就滚蛋。

“Kit少爷看上去很年轻呐,小小年纪就支撑起这么大的帮派,让人佩服。”

“Ming少,客套的话就不要说了吧,我想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见我,应该不是说这些客套话的。”

Ming微笑着点点头。

还挺伶牙俐齿的,看来也不是像外界传的那么无用。

只不过,他知道,这不过是一层坚硬的壳罢了。

打碎这层壳,里面有柔软,只有他才清楚。

“好吧,那我就不兜圈子了,其实,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向Kit少爷请教的。”

“请说。”

Kit亮晶晶的眼睛盯着Ming,让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

他忽然改变了主意,看着Kit的脸灿然一笑:“不知道Kit少爷,有没有意向和我联姻呢?”


TBC~


就本来是一时兴起随便写些故事,没想到会有人喜欢,就忽然有了压力。

然后怎么写都觉得写不好了。。这几天可能做不到日更了。。抱歉~

评论(38)
热度(295)

© 一柄妖刀洞爷湖 / Powered by LOFTER